第二十三章 情比金坚(大结局)
作者:糖水豆腐 更新:2019-09-23

而齐三娘生性单纯、早就信了朱二娘编造出来的谎言,因此为了不让张巧儿更加伤心,她马上跟着劝了句:“四妹说的对,大嫂你就别难过了,我们先回家去好好合计一番,等大哥回来再和他把这件事说清楚……”

齐三娘的话让张巧儿把目光收了回来,先是淡淡的扫了朱二娘一眼,随后才落到了齐三娘身上、给了齐三娘一个“放心”的眼神,并不咸不淡的说道:“三娘你放心,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替我担心。”

齐三娘见张巧儿语气里没有什么异常、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而就在这时、朱二娘突然大声“哎哟”了一声,然后指着不远处那两个人说道:“大哥怎么这么糊涂!青天白日的和未出阁的小娘子搂搂抱抱的像什么话!我们银瓶虽然已经决定嫁给大哥为妾了,可这她眼下始终还没过过明路,怎么能如此轻浮不知臊的和大哥抱在一起?!”

朱二娘表面上看是在数落齐大郎和银瓶,但其实是想借着这些话气张巧儿,最好是把张巧儿给气走,或是让张巧儿以为齐大郎真的喜欢上银瓶,最终不得不退步答应齐大郎纳妾!

哪知张巧儿一见齐大郎和银瓶抱在一起,马上推开朱二娘径直往“州北八仙楼”走,一副要冲上去兴师问罪的样子,急得朱二娘马上拔腿追了上去、企图把张巧儿拦下……

“大嫂,你千万要冷静啊!你现在冲上去兴师问罪,只会把事情闹大、让你和大哥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僵!说不定还会影响你和大哥的感情,我看这件事我们还是先回去慢慢商量合计,商量妥当了再决定要怎么做也不迟!”

张巧儿却没理会朱二娘,只自顾自的往“州北八仙楼”二楼走去,朱二娘见了暗道了声“不妙”,随后马上使出浑身解数继续阻拦张巧儿的脚步,可惜张巧儿说什么也不肯停下脚步,只边走边丢了句话给朱二娘:“谁说我是要上去兴师问罪了?四妹你大可不必如此费心的阻拦我,我上去后不会撒泼也不会吵闹,更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张巧儿这话让朱二娘先是一愣,随后一脸不解的反问道:“那你上去做什么?我瞧着你似乎有些不高兴、一心想上去撒气。”

张巧儿笑着反问了朱二娘一句:“谁说我不高兴了?我心里可是高兴得很哩!等我上去了、见着人了,你就会知道我想做什么。”

张巧儿一脸神秘的丢下一句话给朱二娘后,便不再理会朱二娘的阻拦、很快就上了“州北八仙楼”的二楼,并且按照方位找到了齐大郎所在的雅间。

张巧儿推门走进雅间时、齐大郎依旧扶着银瓶,朱二娘以为张巧儿一定会伤心得把齐大郎怒骂一顿,没想到张巧儿却面色如常、大大方方的走到齐大郎面前,笑吟吟的看着齐大郎、等他开口解释。

而齐大郎见张巧儿突然出现心里立时一惊,并马上下意识的把银瓶从怀里推开,随后急忙忙的向张巧儿解释道:“四娘,你千万别误会,我和银瓶姑娘之间是清白的……”

齐大郎话才说了一半、张巧儿都还没来得及表态,朱二娘就抢在她前头再使了一把坏:“大哥,你都紧紧的抱着我家小姑子了,还敢说你们之间是清白的?”

朱二娘这话齐大郎可就不爱听了,只见他马上一脸不悦的训了朱二娘一句:“四妹你别胡乱说话!你哪只眼看到我紧紧抱着银瓶姑娘了?银瓶姑娘本是要起身先行离去的,没想到她一起来就站不稳、昏倒在我身上,无论我怎么叫她、她都没丝毫反应,我也是怕她摔了才会扶着她!不信你们瞧瞧,银瓶姑娘她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呢!”

齐三娘闻言马上上前查看,见银瓶果然紧紧的闭着双眼昏迷不醒,于是马上出声维护齐大郎:“大嫂,银瓶她果然是昏倒了,大哥说的都是真的……”

齐三娘说着顿了顿,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张巧儿一眼,随后才问出了心里的疑惑:“不过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单独和银瓶见面吃酒?”

“我没有单独和银瓶姑娘见面喝酒,是四妹把我约出来的,”齐大郎说着指了指桌上那第三副碗筷,道:“四妹的碗筷还在这里呢!先前她说有些闷要出去走走,没想到走了这么久才回来。”

这桌酒席是朱二娘做东请客的,她更是早早的就去掌柜的那里结了账,因此她就算否认齐大郎的话也没用———只要把掌柜的找来一问,就能证实齐大郎所言句句属实。因此朱二娘只能讪讪的笑了笑,没有明确承认齐大郎说的话、故意把态度弄得含糊不清。

齐大郎见他解释完后张巧儿还是直笑不语,以为她误会他和银瓶之间不清白,当下便急了起来:“四娘,我刚刚说都是真的!你若是不信,我可以指天起誓……”

张巧儿见齐大郎真的是着急了,才不紧不慢的丢下一个爆炸性消息:“官人,我有喜了。”

齐大郎的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似乎不明白这话题怎么跳跃得这么快,于是只傻乎乎的说了句:“你说什么?什么有喜了?”

张巧儿见了马上伸出手指,戳了傻乎乎的孩子他爹的额头一下,并没好气的重复了遍这个天大的喜讯:“你给我听仔细了———我、有、喜、了!你马上就要当爹了!”

“你有喜了……有喜!!”

齐大郎明白张巧儿话里的意思后,马上后知后觉的激动起来:“四娘,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要当爹了?!”

“当然是真的了,比真金还真!不信你问问三娘,是她陪我去医馆找大夫把脉的。”一想到这么久的耕耘终于有了收获,张巧儿眼角眉梢全都是喜悦。

而齐大郎把这个巨大的喜讯消化后,马上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扶住张巧儿,并像个老妈子般叮嘱个不停:“四娘,既然你已经诊断出怀有身孕,那就不该再到处乱跑了,应该赶紧回家歇着才是!这街上人来人往的,万一有人不小心撞到或是挤到你和孩子这么办?你向来真是贪玩、也不懂得小心护好自个儿,以后我得留心看着你才行!”

齐大郎的唠叨让张巧儿的心里顿时暖暖的,也让她笑着嗔了齐大郎一句:“我这不是急着给你报喜吗?我想让你早点和我一起高兴,毕竟这个孩子可是我们盼望了许久才盼来的……难道我专程来告诉你这个喜讯,你不高兴吗?”

一旁的齐三娘见张巧儿和齐大郎甜甜蜜蜜的,马上捂着嘴笑了起来、还不忘打趣了齐大郎一句:“就是,大哥这嘴都笑得合不拢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捡到了一大块金子哩!”

齐大郎一边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张巧儿,一边把手轻轻的放在张巧儿的腹部上,一脸自豪的说道:“四娘有了我的骨肉,这比拣到一筐金子都还要让我高兴!我的孩儿可是世间最珍贵的宝贝,哪是金子能比的?”

张巧儿三人旁若无人的凑在一块儿分享喜悦,直接把那朱二娘给晾在一边、并且没人再关心齐大郎和银瓶之间的事,这让朱二娘顿时又是难堪又是不甘,总想着再找个法子力挽狂澜……

而他张巧儿虽然一直都没再正眼瞧过朱二娘,但却一直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她的神色,因此她一见朱二娘面有不甘,马上故意主动开口道谢、大大方方的向朱二娘展现她对齐大郎的信任:“先前我可是到处找不到官人的人影报喜,还差点白白往家里跑了一趟,多谢四妹你将我带到这里、让我得以把喜讯告知官人。”

原来无论朱二娘这个跳梁小丑如何在一旁上蹿下跳,张巧儿自始至终都没怀疑过齐大郎分毫,她之所以跟着朱二娘到酒楼来找齐大郎,也不过是想借着朱二娘找到齐大郎报喜而已……

张巧儿又不是那不明事理的糊涂妇人,她当年既然相信齐大郎不会轻薄金姐儿、做出调戏妇女之事,眼下她和齐大郎的感情可是比当初还要深厚,并且两人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奋斗了这么多年,张巧儿对齐大郎的信任只会有增无减!

张巧儿既然对齐大郎信任有加,那自然不会上了朱二娘的当,更是相信齐大郎绝不可能纳银瓶为妾,她之所以从头到尾都一言不发、似怒非怒,不过是觉得无聊故意戏耍朱二娘来解解闷。

因此张巧儿见着齐大郎后,非但没有撒泼哭闹、愤怒指责,最后还像皇太后般被齐大郎小心翼翼的搀扶着离去,那温馨的画面和朱二娘先前设想的差得十万八千里。尤其是张巧儿临走前还给了朱二娘一个胜利的微笑———面对朱二娘的挑拨,张巧儿用她对齐大郎的信任狠狠的进行了反击。

且张巧儿和齐大郎情比金坚、鹣鲽情深,这无疑给了朱二娘一记响亮的耳光,也让她费尽心机安排的诡计立马变得十分可笑……

齐大郎扶着张巧儿一路回到了齐家,并且马上让齐三娘去把这个消息告诉齐大柱夫妇,齐二郎则被齐大郎使唤去给张大海夫妇报喜。

齐大郎把人都打发出去后,才握着张巧儿的手问道:“四娘,刚刚你见我扶着银瓶,为何一句怀疑和责备的话都没有?”

张巧儿却是笑着反问了齐大郎一句:“我为何要怀疑你、责备你?”

齐大郎面有愧色的说道:“刚刚我扶着银瓶的画面有些逾界,我还以为你一定会误会我、恼我……此事也全都怪我,四妹说要出去透气的时候、我就该和她一起出去,不该单独和银瓶坐在一起喝酒!虽然我和银瓶也算是有姻亲的亲戚,但就这样单独坐在一起始终有些不妥当。”

张巧儿晓得许多男人都很难明白、女人心里那些弯弯道道,对沾亲带故的亲戚的提防意识更是十分薄弱,因此她没有过多的责怪齐大郎、只借着此事提醒了他一句:“好了,你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多留点心眼就是!这天底下的女人要是豁出去、疯起来,可是比男人可怕多了!”

“娘子大人的话我不敢不记,以后我一定会注意一些,”齐大郎说着一脸感动的握住了张巧儿的手,道:“四娘,多谢你从头到尾都不曾怀疑我,谢你以前那般信任我,也谢你现下还是如此信任我。”

“你真是个傻子哟!”

张巧儿先是笑着嗔了齐大郎一句,随后才一脸正色的说道:“你是我的夫君,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不会轻易怀疑你、质问你,这是夫妻间最基本的信任,否则我若是今儿疑这个、明儿猜那个,这日子还过不过?我若真是那样,那我们的夫妻之情便也不能长久了。”

“四娘你说的对,夫妻之间本就该相互信任。”

齐大郎说着伸手揽住了张巧儿的肩膀,张巧儿见齐大郎终于对夫妻相处之道有所感悟,自是既欣慰又甜蜜的依偎在齐大郎的怀里,享受这美好幸福的一刻……

于是朱二娘使坏的最终结果,却是让张巧儿和齐大郎之间的感情更进一步,并且眼下他们已经有了爱情结晶,之后的日子自是充满了甜蜜和期待。

两家的长辈得知喜讯后,也都开始统一阵营围着张巧儿一人转,把她伺候得比皇太后还要舒服,却也把她拘束得比牢房里的犯人还可怜……可见大家伙儿都对这个好不容易盼来的孙儿十分期待和紧张,不敢让张巧儿怀孕期间有一丁点儿闪失。

被长辈们宠着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张巧儿便迎来了临盆的时刻,经历了一天一夜后,最终顺利的产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让张、齐两家人笑得合不拢嘴。林氏更是立马烧香祭祖,把齐大柱有了嫡长孙一事告知齐家列祖列宗,祈求祖宗们保佑孩子能够平安顺利的长大。

这张、齐两家的长辈,都因张巧儿一举得男而感到万分高兴,可齐大郎高兴的同时却多了一分贪心,一想再要个和张巧儿长得一模一样的闺女。因此齐大郎固执的给儿子取了个小名叫“盼盼”,希望喊着、喊着他们就能盼个粉雕玉琢的闺女来!

但齐大郎深知这闺女可不是嘴上喊着就能来了,因此一等张巧儿出了月子,齐大郎马上悄悄的找出珍藏和收集的春宫画册,夜夜都挥汗如雨、开始新一轮的耕田,力求早日让张巧儿怀个闺女……

而张巧儿生了娃后胆子可是大了许多,很快就大大方方的和齐大郎一起研究他珍藏的春-宫-图,而当张巧儿有机会见识了齐大郎珍藏的那些宝贝后,才赫然发现那些宝贝里竟然有那套害她穿越的《秘戏图》!

于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张巧儿赫然明白了老天爷让她穿越到北宋的真正使命———老天爷让她穿越,是为了让她在北宋找个夫君,然后亲身实践《秘戏图》上的真理和真图啊!

原来当她满心好奇,鬼鬼祟祟的在淘宝上买了那套、宋代最流行的《秘戏图》时,她和齐大郎就已经被月老的红绳给拴住了。虽然把他们引到同一个时空邂逅的信物十分诡异,但这恰恰证明了张巧儿和齐大郎的缘分,其实早早的就刻在了三生石上面,注定会缘定三生。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