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大结局)
作者:醉笔涂雅 更新:2019-09-23

第一百零五章

再说九消散人,在普天和刘雨晦二人夹击之下,身中数招,见不是对手,他眼神一邪,身体一转,便把身上所穿的上袍挥出,飘散在空中,右手便要使诈。在旁的陶悠悠,见到九消散人又要用毒伤人。便抢先一步,发出三枚毒针,只攻向他的膻中穴。

此时,场面混乱的很,到处刀光剑影。九消散人一时不觉,三枚毒针先后刺入他的膻中穴。同时,普天及刘雨晦二人各出一掌,正好打在了九消散人的左右胸上,将他打出丈许。一时间,毒气攻心,九消散人全身便化作了一淌血水。或许,连他自己也想不到,会死得如此狼狈。

乾隆不足为患,可气的是那些清军,前赴后继,拼死保护乾隆,却让众人一时下不了手,乾隆只完好无损。武雪龙已经尽量手下留情,可左寿延却还是败下阵来。

一时间,乾隆与武雪龙四目相交。乾隆却一步也没有躲闪,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躲闪,也无济于事。武雪龙手握着冰水剑,却突然抖颤起来,心中似有愤怒,又痛苦。回头望了一眼巢贺敏,见她正死死的盯着自己。武雪龙心里清楚,如果这时再不动手,不但对不起巢贺敏,更对不起自己死去的爹娘。于是狠了狠心,闭上眼,便刺上前去。只听普天喊道:“大家快看!”

一听声音,武雪龙睁开眼,朝普天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对面墙壁上,隐约有一行字,写有“当有人用白圆点启动机关时,自毁装置也同时启动,这岛将会在二刻钟内沉没。”一时间,人心恍恍,众人都停止了拼杀,好像血液也同时凝固。

巢贺敏大喊道:“龙儿,时间不多了,快杀了狗皇帝,不然,就来不及了。”武雪龙一双泪眼通红,身上青筋崩出,手使劲准备一挥。忽然,轰隆一声,整座岛又开始摇晃起来,武雪龙又停下手来。

这时,石头开始往下掉。不知是谁大叫一声:“快逃,岛要沉了!”片刻,众人便一窝蜂的向洞口挤去。回头一望,只见太极八卦圈,慢慢向下沉去,金银珠宝也随着下沉。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石块越掉越多,更让人恐惧的是,太极八卦圈带着金银珠宝,一直沉到了海底。顿时,海水从地上涌了上来。众人更加害怕不已,忙向洞外逃窜。可也有的人,见得金银珠宝沉没,心里像撕心裂肺般的痛,更加迷失了心智,反而纵身跳入海中。因为他们看不得这么多的珠宝,在眼前消失。他们宁愿随着金银珠宝沉没海底,也不愿沉静在痛苦之中。

众人都赶出洞外,到了岛上,可岛还是不停的摇晃,却似要沉没。只有跑到船上,才不至沉没大海。于是,众人求生的本能,忙往船中跑去。大概在生死关头,人们的求生本能才会显现。只片刻功夫,大多数人,都已经赶到了各自的船上。

可巢贺敏却念念不忘杀乾隆,到处找寻,终于看到乾隆还在岛上。巢贺敏对武雪龙道:“龙儿,你看,仇人在那,赶快杀了他。”武雪龙看了乾隆一眼,见他正狼狈的往船上赶,心有不忍,道:“娘,逃命要紧,杀狗皇帝不急于一时。”可巢贺敏从武雪龙的眼中得知,他在撒谎。于是道:“龙儿,你别再骗你自己了,若你不杀他,娘就不走了。”巢贺敏说到做到,无论武雪龙如何劝阻,巢贺敏就是不听,而且打了他一个耳光,道:“你这个不孝子,别叫我娘,你不杀他,要我怎么去见你死去的娘?你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吃了巢贺敏一个耳光,武雪龙只觉委屈不已,低着头,一时闪过很多念头。于是对谭雪凤道:“妹,照顾好娘。”说完,便纵身飞向乾隆。巢贺敏这才感到一丝安慰,随同谭雪凤一起,上了船。

左寿延见到武雪龙,还是拼死反抗,虽然他知道不是武雪龙的对手。水从岛的两边开始蔓延开来,岛越沉越下,原本靠岸的船,也离岸越来越远。见到此时,巢贺敏却有些后悔,他怕武雪龙会上不了船。此时,想下去救他。谭雪凤阻止道:“娘,你下去不但救不了哥,反而会给他添麻烦的。”

萧玉箫也道:“三弟武功非凡,他不会有事的。”听了此话,巢贺敏有些宽心,但还是非常担心。果然,此时,武雪龙只出了七招,就将左寿延打倒在地,并一剑指向乾隆的喉咙。中了武雪龙的招,左寿延本来起不来,可他的忠义之心,却使他站了起来。他道:“千万别杀害皇上,要杀杀我。”武雪龙被他的赤诚之心所感动,对左寿延道:“你走吧。”左寿延道:“我不走。”

见到岛越沉越下,水越涨越高,武雪龙再也没耐心,只吼道:“你不走,我就杀了乾隆。”左寿延一惊,有些犹豫。武雪龙左手猛的抓住左寿延的胸膛,一使劲,将他活生生的扔到了船上。左寿延到了船上,只觉内疚不已,忙道:“快救皇上!快救皇上!”一时间,几十名清军跳下船去,往岛上游去。

左寿延还没回过神来,就要跳下船去。侍卫边朋飞忙拦道:“左总管有伤在身,让我去吧。”说完,只听扑通一声,边朋飞已经跳下船去。岛越沉越下,清军却似游不到岛上。两船上众人的心,都随着岛的下沉,而浮到了半空中。

武雪龙和乾隆怒目相视,神情虽可怕,但却不是仇杀一类,武雪龙的眼睛却红了起来。乾隆勉强笑道:“你还是要杀朕?”武雪龙道:“此仇不共戴天。”乾隆的眼睛,也红了起来,为了不让武雪龙发现,他便闭上了眼睛,道:“那你就动手吧。”乾隆睁着眼,武雪龙下不了手,此时闭上了眼睛,武雪龙也便一鼓作气,右手微向前伸。此时,剑尖与乾隆的脖子,可说是没了距离。

突然,乾隆睁开了眼,道:“慢!慢!”武雪龙看着乾隆眼眶中的泪水,手不由的缩了回去。道:“你还有什么话说?”乾隆道:“朕实话告诉你,今天你杀了朕,你是报了仇了。但从此以后,你们将永无宁日,大清朝会借此追杀你们,并且会排挤汉人。到时,成千上万的汉人,因你而受罪,你杀朕,就等于害死他们。”

武雪龙微一皱眉,眼神明显开始散乱,可却道:“你以为我会心软吗?”乾隆再一次闭上了眼睛,道:“朕没话可说,谁轻谁重,你看着办吧。”武雪龙开始发愣,眼睛盯着乾隆,却似要凝固。

此时,岛已经下沉的厉害,海水从两边溢了上来,到了他们的脚底。两人只有寸地,可做立足之用。在船上的人拼尽全力呼喊,可却无济于事,巢贺敏只差点晕了过去。清军几乎全数跳落海中,情势一触即发。武雪龙渐渐觉得腿部发凉,因为海水已经到了脚底。

此时,乾隆只觉两眼一阵寒光闪过,不由眼神一动。而后只听嗤的一声,武雪龙已经还剑入鞘。他抓起乾隆,双腿一蹬,两人的身体便腾在半空。此时,海水刚好淹灭了整个岛。

乾隆发现事情有变,便睁开了眼睛。突然见自己腾在半空,一时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刚才自己的生命在一线之间徘徊;喜的是,他知道武雪龙已经放弃了杀他的念头。

众人看见飞在半空中的武雪龙,也都惊呆了。只见武雪龙的双腿分别踏了踏,借着游在海中央的清军的头,做为踏板,一步步的飞到了乾隆的船上。一些清军见到这变势,又调转方向,往船上游去。

到了船上之后,乾隆的一颗心,才总算落了下来。一时间,一大批清军,将武雪龙层层包围了起来。其中,海上还不时的爬上人来。乾隆道:“给我撤开!”清军听见命令,犹豫的退到了一边,可手上却没有放松。

乾隆对武雪龙道:“三弟,你是个男子汉。以后,朕会视满汉为同仁。”武雪龙道:“只要你记住这句话,也不枉我饶了你。”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开。乾隆赶忙道:“慢!”一时间,清军又纷纷抽出刀来。

武雪龙慢慢的转过身来,只望着乾隆,心里着磨着,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是能让汉人抬起头来,他也是无怨无悔。乾隆笑道:“谢谢,三弟。”武雪龙望着他,只点了点头。而后一转身,便飞向对面的船上。

见到武雪龙没事,谭雪凤是高兴不已,一时间,已经泣不成声。武雪龙望着巢贺敏,心中只内疚不已,以为巢贺敏会责怪自己。而巢贺敏却笑着点了点头,抚mo着武雪龙的脸颊,道:“龙儿,你真的长大了,你和你爹真是太像了。”

听到巢贺敏这么说,武雪龙再也忍不住泪水。巢贺敏替他擦干泪水,温情不已。

武雪龙转身望着乾隆的船,此时,那船已经驶的很远。乾隆做了个手势,意思是:“我定会履行我的承诺,相信朕,三弟。”渐渐的,船消失在雾色之中。众人仰望大海、天空,都深深的叹了口气。

想不到,大家梦寐以求的金银珠宝,竟会如此消失。或许,这也便是金银珠宝的不值钱之处。武雪龙能放弃各人恩怨,为天下黎民百姓着想,这才是世间最大的精神财富。

经此之后,武林又平静了许多,普天等人终于可以安享晚年。萧玉箫还带着他那把金箫,开始游历江湖。而武雪龙带着巢贺敏和谭雪凤以及陶悠悠,回到雪峰山,过着安逸的生活。不久,陶悠悠和谭雪凤又都生下一男一女,曾经苍凉的雪峰山,又变得有了生机。以后的日子,

将是快乐的。

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和自己所爱的人,成就一个幸福的家。在平淡中,体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