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聚歼妖魔
作者:公孙梦 更新:2019-09-23

七月七日还差三天就到,沈府上下忙个不停,“道义宅”诸侠也到沈府帮忙。经过一长段时间的筹备。总算大体就序。

这日沈府三总管齐飞到道义宅通报,沈竹青小姐与严家大公子严鹤订婚,请诸侠过去参加晚宴。

关爷、常爷、吴爷还有丐帮帮主鲁爷加上李崇白夫妇、金汉斗夫妇在一起议论送贺礼之事,商讨完毕,鲁爷发了牢骚。

鲁爷道:“常爷、汉斗,你们的几个丫头片子讹了我老化子的结婚礼物,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不是存心不让老化子喝喜酒么?”

关爷笑道:“好好好!索性今日在此公议,把儿女们的终身大事定了吧!”

吴爷道:“好极好极,只是我老爷子未带礼品,只好不给了。

疯爷骂道:“你老小子算盘打得精,比我老化子还小气

常爷笑道:“各位,听见了?这叫不打自招!”

众人大笑。

李崇白道:“我家剑心送与金家做姑爷,不知金兄看不看得上呀?”

金夫人倪秀娥忙道:“哟,李府台,只怕小女不配呢!”

金汉斗道:“只要李府台不嫌弃,那就一言为定!”

关爷道:“爽快爽快,好,就这么定了

疯爷道:“不行不行,哪能就这么定了?”

众人一愣,不明其意。

关爷道:“这话怎么说?”

疯爷道:“谈到谁的婚嫁,就得把他们一个一个叫进来,当面问个清楚,愿与不愿

倪秀娥反对:“疯爷,女孩儿家怎出得了口?”

疯爷道:不妨不妨,叫进来待老化子问她,哪有说不出口之理?不信,先把淑玉这丫头叫来,包管她大方得很

关爷道:“常爷,淑玉姑娘给谁呀”

吴爷道:“那还用说,不是赵魁那傻小子还会是谁?连我老爷子都看出来了。

关爷笑道:人家是护花使者呀!”

众人又是大笑。

常爷道:大孙女给赵小子,二孙女给彭小子,各位以为如何?

众老俱表赞成。

疯爷道“好了,老化子叫人了,你们就等着听吧。

他随即提气运功,叫一声:淑玉丫头,快快来呀。你爷爷……

底下的话便没有了。

那淑玉和众姑娘都在厨下,一听以为爷爷突生急病,慌得扔下手中的菜就往上房跑,美玉也赶紧追着姐姐来。

两个姑娘一进大厅,见爷爷好生生地坐着,这才放下一颗芳心。刚想去骂疯爷只说半截活,却听疯爷先说话了。

疯爷道‘你们瞧,喊姐姐来,做妹妹的也等不得啦,一并来了!

众人大笑。

两姐妹被笑得莫名其妙,瞪着两双俊眼朝众老瞅来瞅去。众老更是开了心,笑个不止。

疯爷道:淑玉,今日众位爷们讨论终身大事,你是第一位,你告诉爷们。愿嫁给……”

这老叫化不老实,说到关键处不说了。

常淑玉一听终身大事,脸先就红了,一颗芳心扑扑跳起来。她赶紧垂下粉颈,紧张地听着要将她许配给谁,可这可恶的老化子竟不说了,谁道还要姑娘亲口问?她恨死老化子了,巴不得立即纵过去揪掉他那把没有几根的胡子才解恨。

“嫁给这个、这个赵魁傻小子么?”老化子总算道出了其人。

淑玉听见是意中人,心下自然愿意,便大着胆厚起脸皮点点头。

老化子捉狭道:“咦,淑玉在摇头,又不说话,怕是不愿意,唉,扫兴扫兴。老化子这个媒是做不成了!”

淑玉一听怎么理解反了,急得她头一抬道“人家愿意的,没摇头呀!”

疯爷道:“嘿嘿。总算开口答应了,爷们听见了么!

“人家愿意……’哎哟!

淑玉听他一说,方知上了当又羞又气,见他还模仿自家的声音,把人给羞死了,立即冷不防蹿上,一把揪住了老化子的胡子,管他三七二十一,往下一逮。转身就逃。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美玉听说姐姐婚事如愿以偿,一则为姐姐高兴,一则又为自己担心,刚想转身,没想到疯爷叫住了她,于是一颗芳心猛跳起来。

“你愿不愿嫁给彭俊这个笨小子呀?”

美玉喜得直把头点了几点,就逃出门外去了,后面又是一阵欢笑。

厨房里众姐妹见淑玉姐妹俩一先一后从上房回来,脸红得跟柿子一般,都甚感奇怪。

葛春桃问:两位常姐姐,什么事呀?

淑玉只顾埋头捡菜,嘴里道:没事,没事

金丽姝奇道“不对吧……”

“丽妹。快来!厅上母亲的呼声传进厨房。

“哎,来啦!金丽姝答应着站起来。

怪事,怎么又叫我了,祖姐。到底什么事呀?金丽姝忍不住又间。

淑玉拼命忍住笑,道:“也没什么事,叫你干什么一会儿不就知道了?

美玉也道:“是你妈叫你呢,快去吧!”

金丽姝边走边道:“爷们在厅中大笑。有什么事那么高兴呀?”

金丽姝才去了片刻,气喘吁吁就跑回来了,一张睑红得桃花也似。

一进厨房就怨道:“常姐姐,你们瞒得我好苦!”

淑玉姐妹俩再也忍不住笑起来。

“春桃,秋荷,快来!”这是关爷的声音。

这回轮到这两个姑娘惊奇了:“咦,做什么呀?”

金丽珠姝想说,被淑玉使眼色止住了,再说她也不好出口只得把话咽下。

淑玉这“去了就知道,何必多问?快去吧,爷们等着呢!

两个姑娘忙揩了揩手,走了。

三个姑娘忍不住埋头笑起来。

片刻,春桃、秋荷冲了进来。

秋荷道:“你们三个姐姐真坏!

淑玉道:“怎么啦?谁惹你了?叫你去说什么呀!

美玉“扑哧”一声笑起来,五个姑娘再也忍不住,纷纷笑得打跌。

她们又害羞又高兴,直笑了个够。

淑玉道:当着众人的面。如此逼我们,真羞人。定是疯爷出的主意

秋荷道:莫非就咽下了这口气?

春桃道:“没那么便宜的事!

美玉道:“那怎么办?

淑玉道:上菜时我们一起找他算帐!

众姑娘一致赞成。

再说厅上诸老。仍在议论婚嫁。

春桃、秋荷许给沈家兄弟,高威、舒萍原本一对。不必再说。只有宋星、张溪、金天祥还没有着落。经关爷提议,金天祥配严婷,宋星与喻胜兰,张溪则聘蔡绿萼。此议众爷均赞成,等少侠们回来吃饭时宣布。

不久,李剑心等从沈府回来。厅上摆了两桌,大家依次入席。

姑娘们便忙着上菜,令李剑心等爷们奇怪的是。今日姑娘们表情与往日不同根本不搭理他们,而且粉颈低垂。

脸上红红,也不知怎么回事。他人心中纳闷自会放在心里,偏偏赵魁这个笨蛋憋不住。

他瞅见淑玉端菜进来,便大声嚷嚷:“淑玉妹妹,俺回来啦,你怎么不理呀?

淑玉气得“啐”了他一口,扔下盘子就跑了,老头子们又大笑起来。

“咦,俺没有得罪你呀!赵魁忙站起身来追出去。淑玉妹妹,你生什么气呀?

淑玉的声音传进来‘呸!冤家,还不快滚!

年青众侠莫明其妙。老头们却呵呵笑个不住。其中以疯爷为最快乐,笑得连老泪也滚出来了。

忽然,姑娘们依次端菜走进,菜一放到桌上,淑玉就率先一把揪住疯爷的胡子,春桃、秋荷一边一个捉住疯爷手臂。美玉、丽珠两人则用四只玉手去搔老化子胳肢窝,直搔得化子爷大呼救命。

老头子们见状捧腹,俱都见死不救。

少年剑土们先是惊愕,后来觉得好玩,一起开怀大笑。

老化子见无人相救。气得想破口大骂。但胡子被淑玉揪住,嘴也张开就合不上,只得语声模糊地告饶不止。

淑玉喊一声:“撤!”

五个姑娘一窝蜂逃出去了。再也不肯到上房来同桌。

舒萍见只剩自己忙到厨房探根寻底去了,她还不知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疯爷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指着老爷子们骂道:老不死的,见死不救!”

关爷道:祸是自己惹的,关我们何事!

疯爷只好把气出在傻小子们身上,他把李剑心等人一一叫过来“没良心的东西,还笑呢,疯爷不是为了你们,怎会受这伙丫头的惩治?——李剑心奇道:“为了我们?从何说起?

李崇白笑着,把刚才婚配定亲的事说了。

赵魁乐得欢起来:“俺好乐呵!高兴死啦!高兴死啦!

吴爷喝道:“笨蛋,还不向你常爷叩首!

赵魁二话不说,趴下就磕头。

吴爷又喝道:“你们其他几个小子还不快向泰山向大媒人叩头?

于是,当了姑爷的急急忙忙遵命行礼,一时只听凳子移动的响声,乱作一团。

这顿喜气洋洋的饭吃完以后,男子们总想找自己未来的媳妇儿叨叨几句,可姑娘们早逃人自己的房间死不肯出来。他们只好自己凑在一块,说自己的心房话去。

下午,全体出动,到沈府赴宴。

未开席前。关爷、常爷、疯爷、吴爷向沉志远提出金天祥与张溪婚事,请沉志远向严子林提出,又向魔鸢等四位前辈提出喻胜兰姑娘与宋星的婚事。皆被一一允准。

这真是皆大欢喜。老爷子们均乐得合不拢嘴。只有朱红蕊和曹金玉姑娘黯然神伤。

特别是曹金玉姑娘,她已属意于李剑心。一颗劳心早许,遗憾的是她与剑心相识太迟,只有把一片真情付与流水,成为终身憾事了。

晚宴上,由主人宣布了严鹤与沈竹青定婚喜事,井附带宣布了其他人的大喜,沈竹青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她本该喜欢李剑心的,由于娇纵任性。把爱误做了恨,一心想要降伏对方,哪知却把对方越椎越远,终于推到别人怀抱去了。

她是悔是憾已经用不着说了,往事如流水。流水岂能倒流哉?

又是两天过去,七月七日到了。

一大早,沈府门前就由主人亲率家丁迎接贵客。

各派掌门、江湖名流、大帮小派的首领。均准时到达。

沈家花园里,早搭好彩棚。支下一张张椅凳,各派各人的席位,也早作了用心安排。

巳时整鸣锣九响,联名发英雄帖的老爷子们和仁心大师在主位上就座。

关爷首先致词,除了欢迎词外,叙述了大力金刚公羊啸等人的罪行,并请魔鸢魔鹫魔雕魔鸥几位老人出来与天下英雄见面,并由魔雕曹勇叙述了遭害经过。人人听了无不气愤已极,四凶禽的恶名总算洗请。

最后,由李剑心叙述探西天目山总坛的经过。

众人久仰无影侠医的大名,未见过他的以为是个中年使士,未料却如此年青一些人不免怀疑江湖上传言未免言过其实。

当李剑心提到白发魔、玉煞女时,老一辈侠士俱皆动容,一时议论纷纷。

武当派掌门玄情道长说道:“各位同道,大力金刚公羊啸等三人已练成大罗阴寒功和凝血掌若再加上公羊闻之母玉煞女和白发魔,端的不可轻视,还请各位同道献出方策,妥为商议后再到西天目拜山。

道长一番话,顿时引起了争议。

茅山派掌门玄通道长大声说:人言大罗阴寒功无人能敌,玉煞女和白发魔当年横行江湖,未逢敌手,如今已届百龄,功臻化境,岂是我们这些后辈能敌?依贫道之意,这拜山之说甚为不妥,只要他们不出山找麻烦,又何必惹火烧身?

有人道:“大力金刚双手沾满血腥。五台派遭难便是教训,哪有猫儿不沾腥的道理?一个欲霸天下武林的狂人。岂有不找麻烦的?道长这话未兔太无道理!”

又有人道:任推武功盖世,也断不能与天下英雄为敌。只要各派各帮同仇敌忾,岂能怕一两个老魔头?”

少林掌门仁智大师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大力金刚数十年前谋害四仙禽老前辈。盗用仙禽之名为非作歹,残害了无数武林同道。如今又驾驭五梅门,欲灭少林等几派。其野心昭然若揭,一年来李剑心少侠与关老陕等侠士与魔头力战,已歼灭其手下重要使者、令主,大力金刚的主要臂膀、四大恩主之一、无敌双刀莫震已被李少侠诛除,正道大侠伍云、任继发。史敬、魏松柏几位遭魔头暗算。

四位为降魔捐躯。死者往矣,生者不继续与妖邪决战,维护正义,怎对得起死者”我少林愿尽出己力与李少侠。

关大侠等仁人志士,齐力同心。共诛邪魔!

仁智大师一席话,赢来了阵阵掌声,众英雄纷纷叫好。

峨嵋掌门悟善大师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峨嵋派愿与少林共存亡,派出精锐,同剿西天目!

悟善大师的话,又赢来了一片掌声。

华山、恒山掌门也坚决与邪魔血战到底,五台派剩余的几位弟子也要追随各大派,赴西天目一清旧帐。

除了极少数人,绝大多数都愿征讨大力金刚公羊啸。

仁心大师道:由于门派较多,为统一行动,请公推五位主持人,以调派力量。

推选的结果,李剑心、关爷、少林掌门仁智大师、峨嵋掌门悟善大师和少林游方增仁心大师。

大会议决后日出发,明日由五位主持人调拨力量,分批出发。

散会后,便在园中举行大宴,由沉志远招待各方英雄。

席间杯箸交错,热闹非凡。

忽然,茅山掌门玄通开言道:“各位。要想征讨西天目,真是异想天开。这个年轻轻的李剑心。说他击毙无敌双刀莫震,这大话简直吓得死人。想那无敌双刀,当年名震遐迩,后来又练成了大罗阴寒功,试问,这是一个后生小辈挡得住的么?各位。千万别上当啊”

玄通以内力把话送出,整个沈家花团赴宴的在座宾客都听得见,劝酒碰杯声刹那间静了下来。

当真是啊,李剑心掌毙无敌双刀,这种话实在叫人难以相信呢!有人附和道。

主席上,关爷平静地说道:玄通道长,请问要怎么才相信呢”

玄通道:露一手出来看看不就成了么?”

一些人喊道:“对呀。露一手吧,好让咱们大伙开开眼关爷在主席上与吴爷、常爷、疯爷低声交谈。均认为李剑心人太年青,不露一手的确不能服众,便将李剑心从花园一角的席上叫来。

李剑心本该坐主宾席的,但他硬是不愿,挤到宋星等人的席上去了。

玄通的话他当然也听见了,心下不免惶然,要怎样露一手呢?他可不喜欢当众显艺呀。

听见关爷召唤,只得离席到来。

关爷道:“听见了么?只好露一手给天下英雄看看,以利统一人心

仁心大师也道:不必顾虑,你若不显功扬威,怎能增强大家的信心呢?

李剑心无奈只得称是。

关爷随即扬声道:玄通道长,不知要如何考较剑心?

请出题目吧!

全场人众大都未见过李剑心久闻其名而不见其人,听说他答应显一手功夫。大家俱都兴趣盎然,停下手中杯箸,专心看他究竟有多大本事。

古通道长立即起身道:“玄通不才,就与他较较内力吧!”

此言一出,轰动全场。

玄通此举,未免不智。赢了固然不佳,输了却怎么办?

所以一时间议论纷纷,众说不一,有的惊奇,有的兴奋,有的感叹,有的叫好。乱成一团。

只听关爷又道:“各位,请禁声。玄通道长,这样的比试不行

玄通道:“为何不行?”

“比试内力,诸多凶险,伤了人就伤了和气,况且风险极大,所以不妥

玄通怒道:“依你所言,是怕伤了贫道么?请把话说明了

关爷道:“拼比内力,弱的一方危险,若两人势均力敌,则两败俱伤。这道理人人都懂得的,我老头子岂敢只对道长而言?

玄通心想,这小子明明不敢上阵,却找来许多话据塞。

我偏偏不吃这一套。

于是又道:“既是比斗,难免有伤,练武人又岂怕这点伤?”

关爷道“以别的办法考较吧,何必要与人拼斗?

疯爷道:“玄通,你先拿出你的看家本领,然后再让剑心这个后生小辈照你依样画葫芦,不是就可以分出高下了么?

许多人纷纷表示赞成,反对两人交手。

玄通存心挫掉关爷等人的锐气,便道:“既然不敢与贫道较力,就照你们说的做吧。

张溪听掌门大言不惭。内愧万分,真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这时,玄通走到场中。背着手想了想。道。东家,给一把青铜剑来。

沉志远连忙答应。吩咐仆人取来,自己双手递上。

玄通将剑接过向大家道:“各位。献丑了

说完,运功于臂,只一抖,一把纯钢剑便断为数截掉在地上,手中只剩了个剑把。

这一手在关爷等一流高手看来,简直如同儿戏。而在大家眼中也算不得惊人之举,于是喝彩声寥寥玄通脸上无光,只好快快地道;李剑心,你也来试试!

李剑心道声:“遵命!

他来到玄通三尺外站住。

沉志远又命人取剑。李剑心说不必。

他要玩什么花样?要显示什么功力?可千万别让人失望才好。

众英雄翘首以待。

李剑心将手一抬,摄空取物。地上的碎剑断片纷纷跳到他手上唉,功夫虽不错。但也并不惊人太也令人失望。

玄通冷笑道:“就这么一手摄空取物么!平常平常!

转身背着手回席上去了。

李剑心也不说话。以一只手捧着碎片,一只手拿着剑把,然后干脆往地上一坐,把碎片放在地上,找出紧靠剑把的最后一段,放在草地上相连。然后一段段排好,在草地上便成了一把剑。再用手顺剑身抹了一遍。

在席上远观的各路英雄,不知他怎么会有兴趣去拼合一把断剑,这是小孩子的玩意呀。他这是怎么了?神志不正常了么?

突然,李剑心摸着剑把一提。居然把断了几截的剑举起来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

他用什么粘剑、居然能粘得这么稳?

有几位好事的,离席到李剑心身边观看,又把剑接过来挥了挥,又用两只手拧了拧,再凑在眼前细看。这把剑不是好好的,哪里断过呢?莫非剑心事先藏了一把剑!这种猜疑也不应该,因为地上草浅,住哪儿藏?同时无数只眼睛盯着他的动作,哪里能玩得假?

咳,这是什么功夫呀。断剑复合如初,怪哉怪哉!

几人兴奋惊奇得狂叫起来。

他们随后举着剑一席传观,但都啧啧称奇。

传到玄通席上,他左看右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什么功夫?他茫然无知,大家也都说不出来。

这时有人鼓掌。一时欢声雷动。

有人喊道:“玄通道长,服输了么!”

玄通脸上通红,当即离席拂袖而去。

李剑心以元阳神功粘合了断剑。慑服了天下英雄。

大会后的两天,由各派各帮及知名人士组成的征伐西天目山邪魔总舵的队伍。依次出发,限两天内在临安县城集中。

第一批出发的是道义宅与沈府中的老少英雄。喻胜兰、曹金玉均在内。

关爷、仁心大师、吴爷、常爷、疯爷骑马在最后,李崇白夫妇、金汉斗夫妇、严子林夫妇、孟彪夫妇居中。跑在最前最欢快的一群自然是男女少侠们。

李剑心、宋星、彭俊、赵魁、高威、张溪、魏氏兄弟。

严鹤、盂云天、盂如龙一伙青年子弟在最前。这孟氏昆仲迭经种种风雨,方知世界之大,能人之多,骄傲的性情收敛不少。这孟如龙眼见名花一个个有主,便赶紧托伯父向沈府义女朱红蕊提亲。沉志远征询了红蕊的意思之后,慨然应允、只有孟云天在曹金玉入沈府后成天拿眼睛去瞅人家。遭到的都是白眼。所以孟如龙比起表哥是春风得意。

在子弟们后面的,则是沈竹青、朱红蕊、蔡绿萼、严娘、金丽姝、常美玉、常淑玉、舒萍、葛春桃、张秋荷。

曹金玉、大红小红,喻胜兰。

皮永胜和余子龙则与师弟们在家保护四老未能一同前往。

如此多的年青男女一同上路,一个个又生得这般英俊漂亮,羡煞了路上行走的男女。

出南京城不远,九华派掌门玄英剑周恒率九华四剑周达海、王震坤、周秀娥、邱玉梅赶了上来。掌门人被周秀娥、邱玉梅紧缠,要他不等第二拨,在第一拨和道义宅的少侠们一同出发。免得路上冷冷清清。掌门人被缠不过。

只好提前出发。

周秀娥原本性情活泼,追上众女侠后一个劲管她们叫姐姐,小嘴儿甜极快极,惹得姑娘们都非常喜欢她。

一路上说说笑笑,忽而女追男赶,忽而男女混合,谈天说地,好不快乐,这哪里像去进行一场殊死决斗,倒像是一对对年青爱侣去游山玩水呢。

不几日,众使到了临安,包了一家中等旅店,两天内,各路英雄齐集。

按事先商定,由关爷第一拨当开路先锋,扫清障碍,第二拨以少林掌门仁智大师为首,率达摩堂首座仁善禅师及十八罗汉跟进。第三拨由峨嵋派掌门悟善大师率众徒二十人以及一些较小帮派代表和少林众徒冲进。

第四拨由武当掌门及其他门派在后。

九华师徒愿与关爷第一拨充当先锋,关爷不好拒绝,只得把他们五人暗暗交与吴爷照顾,以防不恻。

这天一早,关爷第一拨便先出发,半个时辰后第二拨出发,依时类推,第三拨第四拨同在一个时辰后到达总坛。

却说关爷等老少英雄到达山峡后,由李剑心、宋星。

张溪、赵魁、高威、沈竹青、金丽妹、常淑玉、常美玉,葛春桃。张秋荷、魏奇、魏吉、彭俊、朱红蕊、蔡绿萼打头阵,扫清第一道林子里的镖手。这些男女英雄都服食过李剑心炼制的“生肌祛毒补天丸,不畏毒烟毒气、以防对方使毒。

关爷一声令下。十六名男女英雄如飞身投林。瞬间窜入林中,只听得一声声惨号以及重物下坠树枝折断的声音迭起,不一会匿藏在树上的三十名镖手便被清除干净。

李剑心更不停留,从树梢上直扑右边壕沟,宋星直扑左边壕沟其他众侠各自选择左右。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八十名弓箭手都被点穴治住。

李剑心朝议事大厅楼上的了望哨看去,上面站着四个红衣武士,他们等男女众侠来到近前。方才将一包色粉末凌空洒下。

李剑心叫一声撤”后跃五丈众侠也看见了塔楼上红衣武士的动作。连忙后跃。

可是,风一吹。粉末就四处尽扬,这粉自然是毒粉。

未服过“生肌祛毒补天丸的就会中毒。李剑心便叫常氏姊妹堵住关爷一行人。让那些怕毒的人暂呆树林躲避。

接着李剑心往前一跃。进入大厅檐下找到进入塔楼的石梯,便往上闯。

拐了三个弯,便遇到了一道铁门。他立即运起元阳神火。手指处,一道劲将铁门烧红。他用手虚空划了一个大圈,一块铁板被神火烧脱:他当即钻了进去,又上了四道石梯,里面是第二道铁门他如法炮制,不一会烧通一个大洞钻了进去。此后便无阻碍。他一直上到了望楼。那四个红衣武士犹在眼望下边。手中捏着毒粉包。李剑心大喝一声,吓得四人回头一看。惊得魂飞天外李剑心骂道”好狠毒的东西四人刚想扔出毒粉包,被李剑心袍袖一扫,一股劲风将四人当场击死。

李剑心回到下面,发现大厅四周的四道山坡上。红衣、蓝衣、白衣、黑衣组成的一队队武士,手持弓弩,将他们围在大厅外。四边坡上的武士,衣着不同,正从坡上下来,弓弩都对准了他们。每队武士不下于一百人,手中的弓弩威力极大,不可轻视。

正好关爷等人还在林中,把外面的情形瞧得一清二楚。

当即将人分作两拨,一拨对付白衣武士,一拨对付黑衣武士。在大厅后两侧的红衣武士和蓝衣武士则由李剑心他们对付。

关爷、仁心大师、常爷、吴爷俱都扯下两把叶子在手,当即分扑两边,人在半空便打出两把树叶。其余人等也自动分两边,挥动手中兵刃一跃而出。

关爷等四人八把乱叶飞出,当即打倒了一大片白衣黑衣武士,混乱中众侠扑到,立即挥动兵刃厮杀。

李崇白夫妇是第二次临阵,胆子大了不少,夫妇俩挥动手中剑,与白衣武士大战,杀得武士们纷纷逃窜。

这边李剑心,宋星、彭俊、沈竹青、金丽姝众小侠也分成两路,一路扑向红衣武士,一路扑向蓝衣武士。

李剑心从地上抓了两把沙石,一抖手打出,只听劲风尖啸,红衣武士立即倒下一片。未倒下的立即射出箭弩还击。众小侠挥动兵刃,施展绝顶轻功从半空中跃人敌阵。这些武士虽有相当的武功功底,但怎挡得住男女英豪们的一流身!片刻间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阵脚大乱。

“当当当!一阵锣声急响,四恩主住的山梁上,白脸屠夫黄永春、无情秀士余观元率领着二十名红衣武士从所住的坡头上列队下来。

那些逃窜的弓弩手也纷纷向他们奔去,不一会便集成了一支上百人的杂色队伍。

白脸屠夫黄永春开言道:各位远道而来。欢迎欢迎!

说话间,鬼都四煞拥着白发魔、玉煞女从坡头上缓缓走下来。

关爷等人也自动站成了两排,面对魔方。

关爷答话道。大力金刚公羊啸何在?

玉煞女怒道:你这小子是什么东西?怎敢指名道姓叫大思主本名?

关爷笑道:“玉煞女前辈,如此护短耶?

玉煞女大奇:“你认识老身”

“数十年前威名远播的玉煞女,有谁不知?

玉织女傲然点头:晤,知道就好,知趣的快快滚出此山!

李剑心瞧见白脸屠夫黄永春。气得浑身发抖。喝道“田俊川,好个卑鄙无耻的东西!

黄永春笑道:“小辈,稍安勿躁本座自会与你了断!”

鬼坏四煞的天狼道人说道:“李剑心,你敢不敢回答道爷的一句话?“李剑心道“既敢闯入你总坛,还怕不敢说句话?

天狼道:“好,我问你,你当真练成了丙寅元阳神功?

显然,这是贼伙们早就想知道的问题,李剑心刚想回答,忽然心中闪过一个疑问,当年鬼都四煞追赶独臂道人要一本什么书,从后来所知情况判断,似乎就是自己拾得的“宝鼎神丹秘笈”,这其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如趁此问个明白

天鹤道人插话说:“快说呀,别磨蹭”

李剑心道“别忙。我先问你一件事,你若据实说了在下也据实相告,此事与神功有关,不知你们肯不肯说?

天鹤道人焦躁地说道;”少罗索,快说!

李剑心道:“十多年前,你四人追赶茅山独臂真人到了九华山麓的张家村,记得这件事吗?若记得。讲讲是怎么回事

天狼道人道:“有这么回事,本道长可以当着大家的面讲。讲完了你可要据实回答。

李剑心道:“自然,你讲完了,在下可以告诉你实话。’”

天狼道人道:“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本道爷就把这件秘密抖露出来昭示天下吧!”

众英雄俱都注意听他讲。心知李剑心提出此问必有用意。其中张溪最为紧张。因为提到了他的恩师。

天狼道人道:“十三年前,飞凤镖局局主倪浩到嵩山访友……

这一说,金汉斗夫妇和金丽姝、金天祥兄妹不禁大吃一惊,心知天狼老道可能要揭出一个大秘密,于是屏息凝神,全神贯注在他嘴上。

“由郑州到密县途中,被仇家黑判官牛大海及白无常白家驹暗中蹑上,跟踪到了密县。第二日倪浩游逛旧书铺。牛大海和白家驹用钱收买了一个地痞进店中看他买什么书倪浩突然发现了宝鼎神丹秘籍”。顺手一翻。当即十分激动。也不还价。买了揣进怀中就柱回走。地痞不知”秘籍为何书出来告知半、白二人,牛白二人又惊又喜。打发走地痞,便远远跟着倪浩。只见倪浩匆匆回店,不一会挽着个包裹,急急忙忙赶了。牛白二人自知武功不及倪浩,不敢贸然下手。只好一路跟着再打主。倪浩忽然改道往安徽省去。两人紧蹑不舍,入青阳县城前,牛白二人遇到几个黑道上的朋友,牛白不提秘笈,只说紧追仇家。于是六人冲上截住了倪浩七人便动起手来。倪浩武功虽高但双拳不敌四手,况且四个黑道人也非庸手,是威镇安徽的青阳四霸。一场激战。倪洁身负重伤。青阳四霸也都挂彩。这时恰逢茅山独臂真人路过。当即救了倪浩一命,毙了四霸,牛大海、白家驹负伤而逃,牛白二人走出了十多里地。又恰好碰到我们四人为唆使我们为其报仇。说出了”宝鼎神丹秘籍。我四人见牛白流血太多,已无生望,只好发慈悲超度了两人。紧接着我四人追至青阳县城。片刻间就打听到他二人的落脚旅店。因为倪浩满身血迹。独臂真人标记也极明显。一问就知。我四人潜至他二人住房窗下、正好听到倪浩在说‘秘籍的事。他道:“道长承蒙援手教了老夫一命。不瞒道长,老夫在密县书铺无意中购得宝鼎神丹秘藉,本想到黄山觅地潜修,不料遇上仇家也是该有此一劫。今感道长之恩,愿与道长共修此功。说完从怀中掏出了“秘籍”独臂真人接过此书一翻。

当即揣人怀中,道:“倪大侠,你的伤势太重,生还无望。贫道只好独自修习神功了。倪浩当时气息奄奄,的确毫无生望,一听独臂老道此言,急得颤巍巍伸出一只手,哀求道:“倪某也知伤势太重,康复无望,道长修习神功后,望传给后人倪子春。’独臂老道嘴里答应着,突然一口吹灭了灯,接着窗户砸开,扑了出来。我四人知行迹已露,连忙堵住老道,哪知他抛出来的是件道袍,人却从后窗逃了。

我四人气得要命,当即分头追踪,也未追到老道,待天明返回旅舍,倪浩却不在旅店了。一打听,店家说一早路人议论发现一人死在街心,店家去看热闹,方知是倪浩,倪浩见独臂老道逃走,便强挣一口气出门,不料却倒毙在街上、被官府收埋了。我四人又四处打听。终于探到了独臂老道的行踪,一直追赶下去,后来老道被赶上,他不敌我四人,便往九华山窜去,你说的张家村拼斗,就是那时发生的,但终究还是让老道遁脱,我四人还上九华山找九华派要人,从此未见他的踪迹。

天狼一口气说到这里,众人听得目瞪口呆。倪秀娥和金天祥、金丽妹早就啜泣起来,金汉斗也眼含热泪,悲悼老人的最后惨景。

此时少林掌门率领的第二拨人已到,接着三四拔也来了,黑压压站满一地,使总坛的武士个个心惊肉跳。

张溪听了这番叙述。回想当年恩师的言谈举止,心知天狼所说属实,心下不禁十分惭愧,不知要对金家父女说什么好。

这时。李剑心朗声道:好,你既然说了实话……”

突然金汉斗插言道;”倪浩老前辈在玉峰山出家还派人通知飞凤镖局,你所说不实!

天狼冷笑道:“那除非是由阴间回转来,你不是在痴人说梦吧?

金汉斗道;倪老前辈法号明德禅师。我们曾前往玉峰山探访。但禅师外出未归,你怎么说是去世了?

张溪一听大惊,道:“玉峰山确实有一法师叫明德,但他数十年在那里出家。也不会武功呀!”

金汉斗并非不相信天狼的话,他只是想印证据实而已。

倪秀娥叫道:“秘籍既然不在倪家手中,为何要灭飞凤镖局?”

天狼道:独臂老道一遁十年,该修成了丙寅元阳神功,他不会把“秘笈”还给倪家么?即使侥幸之至,也要试试看,搜索一番,防个万一。哪晓得飞凤镖局一无所有,这秘笈到底什么地方去了”

金汉斗切齿道:好狠的贼子们。今日定要索还飞凤镖局血债”

白脸屠夫黄永春笑道”不忙不忙,先让李剑心回答问话,你的帐、大家的帐,一并来算就是了、李剑心道:这秘籍也不知怎的,失落在九华山被我小时无意中拾得,我已修成了元阳神功,要答的话就这么两句,还有何说?”

众人听了此话,不禁发出大声叹息。

黄永春再也笑不出来,脸色变得煞白煞白,连自发魔,王煞女也以惊异的眼光打量他。

李剑心接着:“大力金刚公羊啸何在?”

玉煞女大怒道:“凭你黄口小儿也配叫大恩主的名号么?

话音才落,老太婆一顿拐杖,人已凌空飘起,瞬间落在剑心身前八尺远地上。

剑心道:“老婆婆,令郎血腥满手。做娘的也该管教管教呀!

玉煞女兜头就是一拐,这一拐威势之大,乃众人生平所见。只听”呼”的一声,一阵罡风陡起,逼得剑心身后的人后退不已。

李剑心无法,知道今日不给这个护短的老婆婆一点厉害,这邪派总坛就无法攻下。

他连忙将身一晃,跃到一旁。但拐杖似有眼睛一般,马上接踵而至。李剑心又赶紧连换三个位置。才摆脱拐杖的追击、他抓住时机,立即以阴柔内力还击了一掌,哪知老婆婆未把他放在心上,见他一拳击来,忙腾出一手,挥掌相迎。两股掌民一激,发出震耳的轰响,卷起一阵狂风,吹得飞沙走石。

老婆婆纹丝不动,李剑心也好端端站着。

咦!你小子果然有点门道!再看老祖宗给你一掌!

玉煞女大睁两眼惊奇万分。

“呼!玉煞女运起了十成功力,劲风如一股无形的墙,厚厚重重地向李剑心压去。

李剑心不敢大意,也运起十成功力迎上,两股掌风这一相撞。直如半空中起了个炸雷。又像一包炸药在地上爆炸。四溢的罡风将众人逼出老远。地上则出现了一个大坑,满天落下无数尘埃碎石沙土,就像下雨一般。

李剑心退了三步。稳住了身形。

玉煞女连退五步,要不是白发魔及时截住。还不知要退几步。

李剑心内腑翻腾,脸色煞白。

老太婆口角已溢出了鲜血李剑心急忙运功调息,准备接受白发魔的一击。

关爷、仁心、常爷、吴爷也功聚双臂。准备合力抵挡白发魔。

白发魔看了看李剑心。摇摇头,伸手点了玉煞女几处穴道,忽然转身将她背起,只一个起落便没人林中不见了。

众侠这才松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白脸屠夫黄永春、无情秀士余观元,突然像两只飞禽,快如电光石大。不声不响齐齐向李剑心攻到。

两个老魔何等功力、何等身手?

况且他们练成了大罗阴寒功。

众使一声大喊,亡魂皆冒。

没有人来得及救援,也无法阻止。

实在是太快大块了。而且他们抓的时机也非常及时,就在李剑心硬拼一掌后,注意力放在白发魔、玉煞女身上的时候,关爷等人也无不如此,被他们抓到了良机。

就在众人惊呼声中,李剑心大喝一声,拼出了两掌。

两大股寒热相反的罡风,逼得众人身不由己后退了十几步。

“砰”然大震声中,众人瞧得清清楚楚。

黄永春、余观元木然呆立,俄顷,一个后翻,一个前扑,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李剑心被反震力震得坐倒在地上,嘴角渗出了血水。

关爷等四老立即跃到他身前。替他护法。

众武士一见大势已去。纷纷逃窜。鬼都四煞还来不及逃跑,已被众小侠围住。

金汉斗一家四口立即扑上,与四个老道狠斗起来。

众侠知金家欲手刃仇人,便不上前动手。四煞知道今日已走不脱,心中惶然,被金家四口在二十招以后相继刺死。

接着,大家涌往四魔宅第,除了大力金刚公羊啸的住屋有个又聋又哑又驼的老头外,余皆再无一人。

众人将老头带了出来,问他大力金刚何处去了,老头却木然果立,什么也不明白。

众侠又将老头带到关爷等人处,将情况说了。

关爷,吴爷、常爷、疯爷、仁心大师分别向老头提问,他均木然不答。

此刻,李剑心正运功调息。

关爷道,在地上写字问他,或许会知道的吧——遂用指在沙石地上写道:“你主人哪儿去了?

老头总算还识字,摇了摇头,望山背后指了指。

众侠随着他的手指看去。这刹那间变生肘腋。这个又老又驼,又聋又哑的贫穷老头,突然如一头疯虎,向李剑心扑去。

唉!有谁能料到呢!连关爷等老江湖都看走了眼。何况其他的人呀!

来不及了。任何人至多能发出一声叫喊。连手都来不及抬,老头的掌巳击到了李剑心的胸口。

也就在这一瞬间,李剑心右掌和对方对上了。

“轰!”

李剑心平空后飞八尺,依然端坐不动,只是嘴角血流如注。

老头站立原地,一声不吭,仰面倒下了。

少林掌门仁智大师立即从怀中摸出少林治伤至宝“九转大还丹”给剑心吞下了一颗,金家一家和李崇白夫妇急得站在一边流泪,众小侠也都不肯离开半步。

一个时辰后,李剑心总算睁开了眼睛。

大难已过,皆大欢喜。

驼背老头是谁?除了大力金刚公羊啸,谁能有此功力再次将李剑心击成重伤?但他也像黄永春、余观元一样,死在赤阳掌上。

眼看李剑心无恙,天下英雄俱来告别。

关爷等也径自回到临安。

张溪至关爷房中,请李剑心及金汉斗一家来。向金汉斗施礼赔罪。

金汉斗道:“张少侠,这又是为了什么?

张溪道:“家师愧对倪前辈……”

他把独臂真人的种种情形说了众人无不叹息。

关爷道:“原来独臂真人隐居在玉峰山,认识明德禅师,故冒禅师之名到飞凤镖局报信,以安人心

金汉斗道张贤任。往事已渺,我们不会再去寻仇闹事,你不必担忧

张溪干恩万谢。

第二日众侠心情舒畅,赶回南京。

关爷道;剑心,回南京后干什么?

众侠俱都勒住马,朝剑心望去。

悬壶行医,普救世人!’剑心朗声答道。

好呀!俺媳妇儿淑玉也是女郎中,咱们一块行医吧!”

赵魁紧跟着喊起来。

常淑玉羞得大叫:呸!谁是你媳妇儿?

扬鞭策马,一溜烟跑前去了。

众人大笑声中,纵马跃鞭,追赶上去。

李剑心笑着,并未策马。

金丽姝含笑喊道”走啊!你发什么呆?

李剑心一愣。敢情金丽姝在一旁等着他呢。

她时时都在等他。

心一热,一挥鞭,高喊:“走啊!

两骑并辔,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