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千钧一发
作者:驴霸天下 更新:2019-09-23

  云的世界,原本纯白的宁静变成九色的斑驳绚烂。   碎石坠落,晶块隐没,都不再飞舞。

  整个世界中,安静得只剩下九色王座上少年的大笑声,是那样的满足、享受。   “哼——”

  人群中,有一模样顺眼的蓝袍青年冷哼。他站在四十余人前端,天水宫的修厉跟在其后,若是所料不差,他便是此次天水宫最有希望的弟子——修玄。

  “方才我等毫无防备,才被你这小人偷袭。可此时,就算你精通盖天行云阵,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我等。”修玄冷冷道,语带杀气。

  “呵呵,哪里来的野孩子?姐姐看你青衣草鞋的,还学别人弄了个什么王座。哎——这年头,年少无知的真多。还是姐姐送你两件衣服一双鞋,快快回家的好。”

  那个身着玫红道服的女子调笑,挽着身旁那高大男子。一言一语看似平常,虽然不是悟真修为,但身上散发的气息却一点也不比其余悟真高手弱。

  身后另几个修士纷纷附和,言语之恶劣,甚至有些带上了少年的母亲。   “嗯?”

  青衣少年止住笑声,青涩面容又复冷冽起来,此刻原本梦幻般美丽的九色空间,透出了一股不相符的肃杀之气。

  “哼——就随你们逞口舌之威又如何?到最后,这所谓的新秀大比,夺魁的还是我。你们真是不幸,与我生在了一世。我将成为你们的心魔,你们的梦魇,我要让你们所有人活在阴影之下,永生永世之只能抬头仰望将你们踩在脚下的我!记住了,我的名字——昊天!”   青衣少年越说越兴奋,声音渐渐高亢起来。

  梦境般的世界,疯子般的狂人。九彩琉璃光泽映衬下的少年壮志激昂,可传到其他人耳中,是变得如此的可笑,不可理喻。

  “昊天是么?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你怎么不去死!”

  终于有人忍不住出手了,出手的乃是那两个青灯古佛门的弟子。两人一下冲天而起,法决朝空一指,暗中蓄力已久的那盏青灯焰芒高窜,化为十八朵青焰,成包围之势,要将青衣少年吞没。

  十八朵青焰,火花虽小,而火苗飞过之处,光线都烧的扭曲,本就炫目的九色云,越发的神绚起来。   “盖天行云,润泽天地。”

  九色王座上的昊天冷笑,口咒牵动整个云的世界,无数的九宵云又开始沸腾起来,云中的水气汇聚,要将十八朵青焰浇灭。

  “怎能让你如愿!”修玄大喝出手,泥宫丸中升腾起一口幽深泉眼,深邃的一团蓝色光芒照射,所有的水气仿佛都听到了水之君王的呼唤,一点一滴全部汇聚到泉眼之中。

  修厉与其余一众修炼水元力的修士以绝快的速度排在修玄之后,全都是不敢怠慢,将体内的天水真元源源不断得打进修玄体内,天水宫两人加上三个修士一同出手,五人合力,牵制住了翻滚的云气。

  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金针银针,蝗虫一般飞舞。一黑一白两道犀利剑气,化作龙蛇相盘。一颗璀璨的雷球与浑圆的寻仙石呼啸冲天。四季剑决显化的六幅秋景亦是向着那王座碾压过去。另外还有大旗,巨斧,翎羽之类的法器齐齐腾空飞去。

  仿佛刚才对峙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商量好了。无数的真气沸腾,矛头直指九色王座,青衣少年此时成为众矢之的,被群起而攻之。   “你等以为我这九宵云便只是由水气凝聚?幼稚!”

  一丝精芒自昊天眼底闪过,无穷无尽的霞光从九色云彩中闪耀出来,凝聚成带带霓霞光带,有的刷向金针银针,有的化作天幕,将剑气,雷法,仙石,青焰通通通挡了回去,简直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

  九彩的光芒比彩虹更加的美丽,晶莹,透亮,一道道飞舞如天界的仙布,凡器不能突破。

  所有法器凌空回转,一遍遍轰击在霞光之上,打得地动天摇,轰鸣阵阵。

  法器交错腾空,如攻打堡垒,霓光彩带散了又生,无穷无尽。

  不过多时,将近三十件法器足足轰击了不知几万次,却依旧破不开彩霞,伤不了昊天。

  “九霄之光,道极之光,我终于能够运用这道法门。哼——在盖天行云阵加持之下,我便不会败,你们的任何法术都是徒劳!什么天元新秀,不过是一群蝼蚁。虹雨普世,神宵临尘!”

  昊天一摆衣袖,双手显得异常沉重,连续结出九个法印,好像每一次结印,都用尽了他所有力气。

  遮天蔽日的九霄神霞,化作恒河沙数一般的虹雨落下,红橙黄绿,灰黑白蓝,如彩色墨点,像仲夏暴雨,淅淅沥沥。

  法术施展开来,气势宏大,如天威滚滚。昊天突的一口鲜血狂喷,好像承受不住这法术带来的压力,伤到了自己。

  可是,这一刻,昊天笑着,双目中兴奋好似有神光爆射。   漫天的虹雨,随意而落,顷刻间便将一众法器打落。

  “我的古佛青灯,贼子敢坏我宝物!”青灯古佛门弟子大吼,心疼万分。

  “宝象大旗,我师尊的宝象大旗竟然毁坏!”一头象精气急,无奈道。

  “好妖法,竟然能侵蚀法器中孕育的灵魂。大家小心,这虹雨必定也能伤人魂魄!”菩提禅院的一位弟子目露惊诧,运起天眼通看个明白,提醒道。

  众人飞快收起法器,无数灵光结成一片,将所有人护住。

  “啊——啊——”有三人来不及打出灵光护体,被虹雨浇遍全身,一个个染成彩人,抱头倒地,翻滚惨叫不止,最后竟化作脓水,被云气吞没。

  虹雨美的彷如天界之景,此时却好像涂炭生灵,毁灭世界的劫难。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使出吃奶的劲抵挡。虹雨泼洒而下,瞬间将所有灵光表面染成了万彩,九种色泽交融变化,演化出千种万种色彩。

  此时,与那玫红道服女子一起的男子,眉头紧皱,目光穿过虹雨,看着正在调息的昊天,大吼道:“诸位道友,速速将真气汇聚到我体内,若真再过个一时半刻,我等怕是要被炼成脓水!”

  说时迟,那时快,身着海蓝劲装的男子眉心冲起七道符箓,带起滚滚的烟瘴,撑起一道保护伞。那烟瘴中有红尘之气,有愿望、喜悦、伤心、期盼、幽怨等等的情绪,又有情愁、孽障、欺诈、布施等等的气息。

  “海兄,便依仗你的红尘七箓了。”慕容燕娇喝,一掌抵在男子后背。

  原来,此人便是傅蛰、司空剑口中提到的海道友,海壬珅。

  海壬珅话音方落,出手最快的便是身旁的女子,司空慕容,傅蛰这四人,看来是关系极好,心中没有犹豫。其余人陆陆续续盘坐下来,打出道道神光,钻进男子体内。

  烟瘴中,红里有粉,粉色带黑,让人一看便有沉沦红尘万世的冲动。七道红符绽放出神光千道,虹雨一落下,便有刺耳的“嗞嗞”声。

  此时又陷入僵持,虽然看起来旗鼓相当,可事实上,王座上的昊天气息越发的强大,而海壬珅闭目皱眉,汗滴如雨,一颗颗从额头中渗出,高下立判。

  “这般耗下去,我等只有死路一条,要万众一心,才有转机。”运使金银双针的少年开口。   “祁兄……可有良策?”寻仙崖柳一鸣道。

  此时除了悟真高手,少部分阴阳境的人能开口说话之外,其余人全都被压制的厉害,传送真元时,一口气闷在胸口,根本开不了口。

  运使金银双针的少年,抖手两记针法发向运使红尘七箓的海壬珅。金针刺入海服男子天灵,银针刺入胸口,两针下去,男子瞬间轻松不少。   此刻大家共同对敌,一众修士倒也任少年施为。

  少年施完两针,急忙说道:“我以药王谷金银双针激发潜能,能让两人在短时间内暂时拥有涅盘境修为,而确保不会进入涅盘的状态。而在针效消散之时,半月之内便会虚弱异常,怕是无缘下一战,你等几人,谁能出手?”   寂静,只有雨落红尘的嗞嗞声。   仿佛没有人愿意就这样放弃下面的比赛。

  众人中,未央仙宫无人参赛,正一道派没有悟真境的弟子。而其余的五脉皆有一人为悟真高手,再加上海壬珅,司空剑,慕容燕,还有大极寺的戒法,一共九位高手,此时全都沉吟不语,犹豫不决。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