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绝招无影
作者:端木忌酒 更新:2019-09-23

国庆节期间老弟结婚,诸事繁忙,不方便上网,更新只能不定时进行,敬请谅解。 -----------------------------------------------------------------------------------------

看到他斗志不减,黑甲妖怪显得非常高兴,说道:“好小子,我还以为你被打怕了,不敢来了呢。。。。。。既然不怕,那就痛痛快快还来打几个回合!”

萧钻风呸了一声,这家伙把老子当成受虐狂了?居然还想打个痛快?

打是要打的,轻易认输不是他的性格。而且,他对黑甲妖怪这个神秘绝招也极感兴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一定要研究清楚,不然岂不是白挨了两下?这妖怪似乎对自己没有太大恶意,可能只是真的想比划比划,这也让萧钻风有信心多挨几下。

这可不是开玩笑,如果对方想置自己于死地,那还研究个屁?只能豁了性命上前把他缠住,拖到飞月修炼完成了,再夫妻合力来收拾他。

既然对方的意思只是打场架,萧钻风当然要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研究一下对方的绝招了。

想要弄清楚,就只能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再亲身体验一下这个绝招的威力。

心里正嘀咕着,忽听到黑甲妖怪喝声:“再来,接招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嘭”的又挨了一下,这次是打在他右边肩膀上,虽然他在瞬间将灵力遍布周身,也还是被打得身体一晃。痛是不用说了,右肩膀疼得几乎都不能动弹,但心里更加愤怒,而且这股愤怒是对自己的迟钝来的。对方已经事先提醒,自己居然还躲不开,甚至连来袭的方向都没有察觉,真是太丢脸了。

黑甲妖怪嘿嘿笑道:“嘿,看来你不行啊,还是算了,我的绝招你肯定防不住,今天就打到这里吧。”

当面被对手嘲笑,萧钻风脸上不禁有点发烧。“不行!”他断喝一声:“我可没有认输!如果你自己想认输,我不拦你。”

“什么?你说叫我认输?”黑甲妖怪双眼一瞪,大叫道:“好像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是你吧?连我什么时候发出绝招都分不清,你根本就没有防御之力,还不肯认输?有句谚语,让我想想。。。。。。你这叫做鸭子死了嘴还硬!”

萧钻风道:“少废话!不过才三下而已,我第一次遇见,自然有点反应不及。不信你再打三下,看我能不能防住?”

黑甲妖怪嗤笑一声道:“你以为这是炒菜做饭?多试几次你就明白了?如果你本领不够,再打三十次你也是白搭。只不过,你恐怕是没机会挨上三十下了,别以为我的绝招打不死你,刚才我那是手下留情,只用了三分力气。”

“那就试试看!”萧钻风喝道。

“既然你自己要讨打,可别怪我不客气!我就如你所愿,再赏你几下,这回我可不会留手了!”黑甲妖怪冷笑道。

萧钻风早已全神贯注。刚才在他右肩膀遭到袭击时,他恍惚看到一个影子闪现了一下,打中他后又倏然消失。回忆起来,仿佛是一根粗大鞭子,坚韧而极有弹性,力量很大。虽然没看清是什么,但他有些怀疑,这件武器并不是真的无影无踪,在攻击对手的那一瞬间,还是会显露出来。

对方既已放话,他霎时便提聚全部灵力,张开防御结界,将神识分布结界四周,周围任何一个细微变化都能清晰感知。

袭击到底是用什么武器发动的?又是怎样无声无息地施展出来?该怎样进行探知和防御?这都是萧钻风迫切了解的问题。

忽然心中一个警示闪现,他似乎感到左侧偏前方的灵力结界产生一丝震动,极快极微弱。立刻闪避。但他的反应还是迟缓了一步,左肩膀又挨了狠狠一下。这次更加痛疼难忍,灵力一散,摇摇晃晃地向地面坠落,破军戟也差点脱手。

看来这家伙是说到做到,说不留手就不留手,力道上又加强了几分。

不过,这次他看清楚了,那件用来袭击他的武器的确在击中他的霎那间显露出来,只是具体模样还是没有能看清楚,毕竟时间太短。

黑甲妖怪笑道:“你连铠甲都没有一件,哪里受得住我绝招重击?刚才我还未尽全力,只用了七分力气呢。”

萧钻风稳住身体,大声道:“再来!”

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因为防御屡屡失败而心焦气躁,越是危险越要让心境变得更加沉着,这是他用来经常提醒自己的话。萧钻风放匀气息,细细感知身周发生的一切动静,对面敌手的一举一动也尽数落入眼中。

对他这种不畏艰难坚持挨打的态度,黑甲妖怪显然很欣赏,喝声:“看好,又来了!”

忽然感觉对方的意念在自己背后位置闪现了一下。萧钻风心里一跳,就是这个!对方的隐秘武器既然不是用肢体挥动,显然要依靠意念来指挥,想要打击某个位置,他的神识就必须先指向那个位置。

霍然转身,就在自身灵力觉察到动静的同时,萧钻风立刻举起破军戟招架。“嘭”的一声闷响,破军戟的戟身刚好架住对方的偷袭,而且也看清楚,对方的武器是一段末端尖细的粗大鞭子,上面似乎还有鳞片或花纹。

黑甲妖怪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我要打你后面?”

萧钻风嘿嘿笑道:“因为我已经看破你的绝招了!嘿嘿,现在你该认输了吧?”

“不可能!”黑甲妖怪叫道:“你只是运气好,凑巧挡住了我这次出手而已。再来、再来,再接我两招,如果你还能挡住那才是你的本事。”

萧钻风倒是满心希望他不要轻易放弃,自己才发觉到对方绝招的秘密,还需要机会探索仔细呢。

这家伙说打就打,喝声:“看打!”身形却忽然移动,飞速转向萧钻风身侧方位。

萧钻风不被他的行为所迷惑,仍然静心感知对方的意念神识,他清楚得很,那家伙只不过是意图扰乱自己的判断。一点都不慌乱,只要他不能完全隐藏他的攻击意图,自己就有办法提前感知他出手的时机和方位。

果然,感觉到对方意念在自己胸前方位上闪现,萧钻风大喝一声,横戟招架,只见黑影一闪,又一次打在戟身上。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黑甲妖怪实在难以置信,这家伙居然真能破解自己的绝招?自己费尽心思练就的绝招,连比自己修为还高几分的妖怪都挡不住,这家伙修为还略低于自己,怎么可能破解掉呢?

萧钻风持戟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小子,你的绝招现在真的绝了招了,看你还有什么新玩意没有?

黑甲妖怪忽然在半空刹住,一指萧钻风身后道:“谁在后面?”

难道是飞月出来了?萧钻风心中一闪念,忽然大惊,这家伙是在故意搅乱自己的心神!飞月和自己心灵相通,她修炼完成后自己立刻就会有感应,哪里还用得着别人来提醒?

说时迟那时快,警觉一闪,萧钻风还来不及举戟招架,背后一阵剧痛,又挨了对方一记偷袭。

他奶奶的,这家伙太卑鄙无耻了!萧钻风怒啸一声,挥戟向对方冲上去。

黑甲妖怪不慌不忙,手举双剑迎上,哈哈笑道:“小子,我的绝招你还是没办法破解吧?你以为打起架来谁还会让你一心一意去防守?现在我要打你,你躲得掉吗?”

萧钻风挥戟连斩,喝道:“你以为只有你有绝招?少做梦,等我的绝招一出,你只有死路一条!”

黑甲妖怪立刻架开他的长戟,退后十来丈,叫道:“你也有绝招?那还不赶快使出来看看?藏藏掖掖的,哪像个好汉子?”看他的神情,对萧钻风所谓的绝招显然非常有兴趣,打架可以慢慢来,绝招一定要先睹为快。

“那你看好了!”萧钻风猛然低吼一声,双目忽然冒出赤红光焰,整个身体似乎虚晃了一下。立刻,从他的身体里闪出来一个和他形容一模一样的萧钻风来,同样手持长戟,只是颜色是亮闪闪的银色,像是由一团银光凝结而成。

这正是当初萧钻风无意中引发的能力,但当时修为不够,不能完全掌握,只是偶然激发出来。

如今萧钻风修为已经迈过火劫,法力大增,再施展出这个技能就能得心应手了。以前出现的是一头银狼,如今却变成了和萧钻风一样的妖形,显然战斗力有大幅提升。

双方战意狂涨,同时叫声:“再来打个痛快!”

萧钻风忽然将破军戟一晃,恰好挡住黑甲妖怪的无声突袭,而与此同时,他的银影化身扑向对方,挥戟便刺。一个真身,一个化身,双方的行动并没有很紧密的联系,萧钻风只需要在心中给化身下达对敌手的战斗命令就行。

甚至对方把突袭目标改为银影化身,萧钻风也能像自己身体那样感知来袭方向,及时做出防御动作,只是略有分神。

顷刻间,半空中打得极为热闹,黑甲妖怪的双剑和无影绝招,萧钻风的破军戟和化身攻击,谁也不能完全压制住对方。

萧钻风忽然笑道:“小子,你这次怎么也跑不掉了。”

“放屁!”黑甲妖怪叫道:“别以为你有个化身就了不起了,你能奈何得了我吗?”

萧钻风笑道:“我们是只能打个平手,但加上我老婆,你就输定了!”

黑甲妖怪大惊:“你还有老婆?”眼光匆匆一瞥,看到萧钻风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小女妖,悬停在他不远处。纤美匀称的身形,白发丝丝飘扬,一双雪白鸟翼微微闪动,手中握着一对寒光闪闪的短刀,安静得就像是树荫下飞舞的一片羽毛。

而且,他还发现,这小女妖至少也有九百余年修为。虽然不算高,但是在目前这种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她只要加入战斗,自己就必败无疑。

黑甲妖怪冷哼一声道:“你想以多胜少?”

萧钻风嘿嘿笑道:“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主动打上门来的似乎是你吧?我们是正当防卫,嘿嘿,这可不需要讲什么单挑规矩。”

身影一晃,黑甲妖怪立刻转身逃跑。他倒干脆得很,眼见打不过,撒腿就跑。

“飞月拦住他,我们揍他一顿!”萧钻风随即御风赶上。飞月听到他说的话,立刻扇动翅膀,驾御疾风追上去。

她虽然修为层次不及黑甲妖怪,但天生的飞行天赋却让她比普通的二劫妖怪要快得多。飞快赶上,双手抛出辉月翎,一左一右攻向对方身侧,目的不在于伤敌,只是迟滞对方。

黑甲妖怪的灵力防御结界显然还不能完全抵挡攻击,只得被迫缓了一缓。萧钻风和银影化身紧接着赶到,毫不客气,挥戟猛攻。

黑甲妖怪顿时陷入苦战,面对三个对手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他左支右绌,咬牙抵挡。为了免于上下四周都面对攻击,他只能慢慢下降到地面上,免得对手的攻击线路太多,自己反应不过来。

然而这也同样限制了他自己的战斗,他的双剑和无影绝招只能对抗两路攻击。飞月虽然修为不够,但速度却是奇快,手中双刀的威胁丝毫不比萧钻风和银影化身低多少。

没多久,萧钻风瞅个破绽,用破军戟挡开对方双剑,突然飞起一脚,将黑甲妖怪踢了个滚地葫芦。

他反应也快,立刻念诵咒语,施展遁地术逃跑。

“飞月,你在上面守着,我下去追他。”萧钻风随即也施展土遁术,紧跟在他身后追上去,同时在心中告诉飞月,要她在半空中盯紧。

遁地术的逃跑速度更慢,飞月不慌不忙的赶在对方前面,地下有萧钻风紧追,她根本不用担心对方会溜掉。

想逃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飞在半空中,飞月念诵咒语,把一个小法术打入地下,将黑甲妖怪前进道路上的石块压迫挤拢,然后突然来个灵力爆炸。威力虽然微不足道,但却硬生生的叫黑甲妖怪吃了个小苦头,逃跑速度更慢了几分。

这样玩不下去了!在地下无力反抗,非得给这对妖夫妖妻折磨死不可。

黑甲妖怪把心一横,只得窜出地面,使开双剑,同萧钻风和飞月再次战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