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斩龙 第十四章 拘魂(大结局)
作者:李十七 更新:2019-09-23

他这一按之力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我站在一旁已有天塌一般的感觉,完全不是人力所能抗拒啊,我连滚带爬跑出去好几十步,老爸老妈和司徒雪他们也都撤出去很远,接着是地动山摇的一阵巨响,面前激起冲天的烟尘,好像有人投了什么炮弹氢弹原子弹一般。我心下暗叹,钟无相一代天师,却免不了龙爪之下压成肉饼了。

睚眦抬起爪子,原来钟无相所立之处,变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睚眦嘿嘿笑道:“眼睛虽然没在老子身上,可看到的东西也像老子看到的一样,你小子想骗我,做梦啊。”

哈哈,这鬼龙睚眦还真可爱啊,我大喊:“你什么事都知道了啊!”

“哈哈哈,老子是神仙,哪像你们这些愚昧的凡人,当然什么都知道。”他笑了一会,忽然很严肃地道:“这几年你可得把老子的眼睛好好保管着,老子就先当一阵子瞎眼龙吧,等你死了,可得赶紧还我啊。”

“一定一定,”我忙不迭的点头。忽然想到,我看到啥他就看到啥,那岂不是他这个天上神龙也跟我一块看过无数日本友人的诱人胴体?想到这不由得大汗。

司徒雪在一旁大声道:“龙先生,咱们这算两清啦。”

“嘿嘿,”睚眦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当年要不是我多手,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劫数啊,两清啦两清啦,嘿嘿……”

我拉着司徒雪的手,心下说不出的欢喜,这一场大难终于圆满解决了:“你右边就是天地之眼了,白先生等你呢,快去吧。”

睚眦微一颔首,正要投入那天地之眼。忽然“咦”了一声:“竟然还没死么?”

说话声中,那龙爪击出的大坑中忽然升起一团金色光芒,光芒当中赫然是盘膝而坐、手捏法诀的钟无相,他面色惨白,唇边还有鲜血流出,却并没有死。

睚眦奇道:“这是不灭金身啊,你小子可以啊,人间修为只怕以你为第一了,老子也杀不了你,不管啦,时候无多,老子去也!!!”

说完一扭身,投入天地之眼中。

唉,他倒是说走就走,钟无相那些个虾兵蟹将们见势不好早已纷纷逃命,可留下钟无相这个大患我们怎么解决?不灭金身哎,那都快到地仙级别了,连龙而杀不死他,我们能有啥办法?

我回头瞧瞧老爸老妈,他们也是面有忧色,老妈道:“这不灭金身乃是传说中道门第一的法术,没想到真的有人练成了。”

钟离巺也喃喃地道:“大哥如此才华,可惜不走正路啊。”

我看看钟无相口吐鲜血的样子:“他不是也受伤了吗?咱们称这机会把他灭了不成么?”

老爸摇摇头:“你可以试试看,别看他现在身受重伤,没有反击之力,但是你却也没办法突破他的金身的。”

我偏不信这个邪,拾起百鬼,走上前去,运足全力往钟无相劈去!

虽然我现在没有鬼龙之力了,可破军之力还在,我恼他惹出这许多事端,这一刀是用足了全力,砰的一声响,一股大力反弹回来,把我弹了个跟斗,再看那金光包围中的钟无相,毫发无损,却睁开眼睛,面露微笑,挑衅一般的瞧着我。

我大骇:“这个法术邪门得很啊。”

老谢道:“这可不是邪门法术,这是千古道家第一的秘法呵。”

“主任,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我不满地道。

老谢哂道:“小孩子没见识。钟无相固然不怎么样,这法术却是高明的。”

“恩,高明得很,”看他一副意得志满的样子,我话锋一转:“主任,怎么也高明不过您啊,我都不知道你当年也是风度翩翩英俊少年啊,是不是啊老妈?”

老谢胖嘟嘟的老脸马上涨得通红,赶紧闭口。

老妈没好气地说:“什么当口了还闹。”

我吐吐舌头,道:“不闹也没办法啊,咱们又对付不了钟无相。”

霓裳忽然道:“这金身破是破不了的,不过咱们是不是可以趁他没复原之前想想办法呢?”

老爸一拍脑袋:“不错,破不了,可以收啊。”

“收?”司徒雪奇道:“怎么收啊?”

“我茅山收鬼摄魂最是拿手,对人么,只要有他的生辰八字,那么把他的魂魄拘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这八字么?”老爸转向钟离巺。

钟离巺对他这个大哥本来就还有几分情谊,我们讨论如何杀死钟无相时候他只是皱着眉不说话,此刻谈及收服,却不伤他性命,钟离巺自然是一百个支持,不过却叹了口气:“咱们修道之士最知这生辰八字的重要性,也就最忌讳为旁人得知,所以就连亲如兄弟,我也只不过知道他的生日而已,却不知道生辰了。”

我忽然心中一动,问道:“老爸,你说收服,用咱们茅山捉鬼之法就可以么?”

老爸点头:“不错,只要有生辰就行了,不过只怕一般的符袋竹蓝是困不住他的,还得有个厉害法宝才行。”

我哈哈大笑,大步上前,把百鬼背在身后,从怀中取出那玉露瓶来,手指一勾,从里边把那卷写着钟无相生辰的符咒取出来,钟无相虽然人在金光之内,却也能听能识,知道我要干什么了,面上不禁露出骇然神色,接着又露出种种可怜神色来。

“哼,你也有今天!”我骂道:“要不是你正在行功的重要关头,只怕早就跳起来把我斩成七八段了吧,你不是牛么?你不是不灭金身么?让你试试老子的茅山拘魂之术!”

不灭金身乃是道门法术第一,茅山捉鬼拘魂之术却是寻常末流,这两者一在天一在地,本来就没有任何可比性,不过术法各有其能,狮子老虎虽有尖牙利口,却对自己背上的小小蚊子无可奈何。可见天生万物皆由因缘,此刻,我就要用这末流的茅山术来对付你这一流的天师秘法了,嘿嘿。《茅山秘法》由浅入深,这法术列在茅山术最初一页,排名尚在引路蛾之下,我虽然用的少,不过就好像背单词一样,第一页A打头那几个总是最熟悉的,所以这法术我也是熟稔于心。当下高举玉露瓶对准他,大声念道:

“太上敕令。收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戍戌年十月二十日寅时三刻人钟无相,奉吾法旨,敕命来投,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玉露瓶中升出一道光芒,钟无相那团金光似被召引,缓缓往瓶中移去。随着逐渐靠近,钟无相的身子越来越小,初时还能看见他面上惊惶失措的表情,最后小至不见,终于嗖的一声,全部投入在瓶中。

老爸奔过来,从怀中掏出一张符咒,默诵几句真言,啪的一声帖在瓶口上。

我举起来摇了摇,里边似乎有响动,心下大喜。司徒雪过来道:“封印好了,怎么处置呢?”

“怎么处置?放在厕所里摆着就行了,哈哈。”

老爸正色道:“不要胡闹,已经封印了,就交给钟道兄带走吧。”

钟离巺郑重接过来,不住的道谢,有道:“此间事了,我与霓裳也该走了。”

我奇道:“不回龙虎山么?”

霓裳一笑:“龙虎山自有后辈们掌管,我们可得要寻一处清净所在,好好相处些时日呢。对了,当日我还欠你一个问题呢,有什么要问地啊?我可不想欠账呵。”

我不怀好意的笑笑:“我就是想问问,你是怎么把钟前辈又变年轻的啊?”

司徒雪在一旁用力掐了我一把,大家都哈哈大笑,正说笑见,猛地不远处那华光冲天的天地之眼轰隆一声巨响,接着谷中地面一阵颤动,那华光竟开始慢慢缩小,接着砰的一声,最后一次迸发出耀眼的光芒,让人不敢逼视,我连忙闭眼,生怕给照瞎了,等我睁眼再看时,天地之眼带着鬼龙和白起一起消失了,脚下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

“不好,”老爸道:“此地快要坍塌,咱们快些离开!”

原来这风火谷在三界缝隙当中,本来就漂浮不定,先是被龙爪大力按了一把,现在又被天地之眼的变化所牵动,竟已是岌岌可危了。当下钟离巺与老爸合力建了一个七星法阵,几人站到中央,老爸刚要启动法阵,我忽然想起钟无相的宝剑啊啥地还都在那大坑里呢吧,还有那最后没派上啥大用的惊神鼓,想要跳去拿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些宝贝埋葬在风火谷中了……

唉……

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已在灵管会的大门口了,这时间中,我紧紧的握着司徒雪的手,她也紧紧握着我的,说什么也不放开。

老爸老妈负责摆平灵管会的一众长老们,钟离巺携霓裳带着封有钟无相的玉露瓶离开,老谢回去继续搞他的茅山灵异事务所,我和司徒雪呢,着实过了一段安静惬意的二人世界。

半个月后。

茅山灵异事务所,我偎在床头看书,司徒雪在窗边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享受着大战之后的片刻宁静。

老谢忽然兴高采烈的大步进来:“大喜啊大喜!”

“啥事啊?要结婚么?”哈哈,老谢年轻时候的糗事最近已经被我当成口头禅来取笑了。

老谢面上一红,举起手中文件念道:

经灵管会讨论,一致认为茅山灵异事务所李克同志表现突出,特授予模范阴阳师称号,同时授予茅山灵异事务所模范事务所称号。

我懒洋洋地道:“又是这些口头表扬啊,有没有点物质奖励?”

“这就是物质奖励啊傻小子!”

“啥意思?这玩意能当钱使啊?”我没好气地说。

老谢不怀好意的从背后拿出一面锦旗来,上面赫然写着:模范阴阳师——李克。

我苦笑:“主任,你不是吧。”

老谢哈哈大笑,转身出去一面把锦旗挂在墙上,一面嘴里不住的念叨:“广告也打出去了,这就该有案子上门了吧。”

当当当……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老谢飞快地窜回他自己的办公桌坐下,从书架上取下那个固定的道具档案袋,把里边乱七八糟的纸张摊在桌上,翘起二郎腿:“李克,开门!”

“切!”我叫道:“我都模范阴阳师了,我才不去呢!”

司徒雪微微一笑,起身过去开门。

一个的陌生声音问道:“请问茅山谢大师和李大师在么?”

鬼龙的故事暂告一段落了,可我的阴阳师执业生涯才刚刚开始。

(第二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