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疑情
作者:豆腐点兵 更新:2019-09-23

等待许久,一直到凌晨五点钟,陈凯的尸体都没有再浮上来,这不禁让凌风二人觉得诡异,以水的浮力,尸体是不可能在无任何作用下沉进湖底的。

“好冷啊,我们要站到什么时候?”

小雨已经耐不住清晨的饥寒,仅管身上还披着凌风的外套,身子还是瑟瑟发抖起来,嘴唇略微有些泛白,盯着平静的湖面,一晚上过去也没再见到湖水有异样的动静。

“走吧,五点钟了,先去殡仪馆,至于陈凯的事,暂时还是别对其他人说起。”

“啊…真去殡仪馆啊?”小雨失声叫道。

光是看那份尸检报告,就已经把她吓得够呛了,这回倒好,凌风直接就让她和那腐烂得尸体来个亲密接触。

看小雨一脸囧样,凌风就觉得好笑,摇摇头拖着前者的手,一边往校外走,一边说道:“害怕了?昨天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说不怕呢嘛。”

“谁,谁说我怕了,这不还早呢,晚点天亮了才去吧。”被拆穿胆小,小雨俏脸一红,忘了手还在某男手里握着,慌忙的解释道。

“不早了,殡仪馆已经开门了,而且就是得现在人少去,不然还想能看到幕诚的尸首?”凌风说着一边加快了脚步,两人直奔校门口而去。

而就在他们走开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幽湖开始冒起一个个白色的气泡,直升腾到水面才爆开,飘散出一股白色的气体。

有什么东西,正要从湖里出来一样。“咕噜噜”的声音越来越刺耳,从湖底深处浮起一道黑影,像是人形的模样,不过眨眼的功夫,又消失不见,湖面再度恢复了平静。

而对于幽湖这一幕无所知的凌风和小雨二人。已经来到了殡仪馆的门口,后者听着凌风啰嗦了一路,只好硬着头皮进去做探尸登记。

凌风则暂时等候在门口,百无聊赖的逛了起来,因为是清晨,加上来这里的尸体比活人多,倒也没人去在意他在里面闲逛。

走过殡仪馆大楼,左手边是一条栽种着芒果树的小道,清晨的雾气遮挡了凌风的视线,只是隐隐能看到。巷子的深处,似有火光在晃动着。

“这大清早的,有谁在这里拜祭不成,不对啊,这里也不是拜祭死者的地方。”

嘟囔了一句,凌风迈步走了进去,迎面扑来纸灰的味道,小道不过是围墙和楼房之间的隔道,深处是没有其他道路的。所以凌风也不怕会惊扰到巷子里的人。就算对方想跑,也必须迎着他的面,从里面走出来。

凌风很快看到一名老头,穿着蓝色的工作服。一旁的墙壁上还看着一把竹扫,蹲在火盆旁边,嘴唇蠕动的念叨着什么,一边把手里的纸钱扔进火里。

在凌风看到他的同时。后者也是听见了脚步声,偏过头一脸警惕的看着凌风,而后起身拿过一旁的竹扫。就准备离开这里。

“那个,大爷,不好意思打扰您了,其实我是来探尸的,但是有点怕就想躲这里来抽根烟。”凌风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为了逼真还特意摸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香烟。

香烟是他昨晚出去买符纸时,想到今天要来殡仪馆,若是向人探听事情,总得有点交际用的东西,虽然凌风并不抽烟,但也是知道,香烟是一种能加速拉近两个男人之间友谊的物品。

“呵,原来是这样。”老头说着一边接过凌风递来的香烟,夹烟的手势明显也是老烟枪。

凌风心里暗暗庆幸,一边位自己也点着一根烟,装模作样的抽了一口,转头向老头问道:“大爷,你咋一大早在这祭拜呢,诶,我听说前两天你们这来了具很奇怪的尸体,真的假的?”

老头深吸了一口烟,面色有些难看。

“看来你也听说了,那具尸体不是奇怪,而是邪门啊,我也就是前几天在打扫的时候瞅见了一眼,当时就觉得那尸体不对劲。”

“是不是,我听说的好像没这么邪乎啊。”凌风装作无知的追问道。

老头督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们外面知道个啥,告诉你小伙子,我在这里做了十几年了,这卫生里外都是我负责,包括冰着尸体的冰柜,可以说,什么尸体我没见过。”

看凌风一脸的崇拜之色,老头接着说道:“可是前两天这具尸体,来的时候我就闻到一股的尸臭味,而且还有一点你们谁都不知道的…”

说到这里,老头的脸色变得很古怪,面部有些扭曲的左右张望了一下,见没别人进来,这才在凌风耳旁低声说了一句:“那尸体身份不对,不是登记的那个身份,你可不要说出去,这件事可就我一个人知道,说出去准引来麻烦。”

凌风登时就被吓傻了,如果真如面前老头说的,尸体另有其人,这问题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答案了。

尸检报告里都没有提出过这个疑问,这让得凌风如何去相信一个老头的片面之词,当即站起身,质问道:“大爷,你不会逗我玩呢吧,这还能有假?”

“你爱信不信吧,告诉你,那具尸体有两种不同的尸臭味,这可不是一般人分辨得出的,而且,尸体之所以会腐烂,主要还是水,从尸体里冒出来的水。”老头说完踩灭了烟头,一看火盆也熄灭了,拿着竹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巷子。

水,凌风记得幕诚是死在了音乐教室,怎么会身体里有水,旋即又想到昨晚上,陈凯满身是水的回来,却又死在幽湖里,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怀着满心的震撼,凌风来到大厅里,却不见小雨的身影,等了十几分钟,才见后者踌躇的步出登记室。

“班长大人,你要是喜欢这里,不如搬过来住,做个登记要这么久?”凌风迎了上去,半生气半打趣的说着。

小雨白了凌风一眼:“你以为那么好办啊,幕诚的尸首被列做了疑案,本小姐可是跑了好几处地方,才得到同意进去探尸,你别不识好歹,哼!”

好笑的看着嘟嘴转身走去的小雨,凌风摇了摇头跟上去,很快就有一名尸工过来给他们带路,往停放尸体的冰柜房走去。

一条长长的走廊,两排房间,若不是知道里面躺的是尸体的话,怕都会以为到了哪间四星级酒店了。

跟在后面的凌风不时的透过门上的小玻璃口子往里张望,不过视线有限,屋里蒙着寒气,大概能看到里面颇为宽敞,至于停放着多少具尸体,可就看不大真实了。

走在前面的尸工忽然停了下来,凌风这才注意到,他们已经来到了走廊得最深处,一扇大大的双开门前面,站在门前能感受到屋里透出来的阴寒之气,较之其他的房间,要冰冷许多。

“到了,你们进去吧。”

“啊~我们自己进去?”小雨问道。

尸工停下步伐回身过来看了一眼停尸间,眼神充满了忌惮,似是里面有着不同寻常的东西,语气淡淡的回了一句:“尸工没有义务陪人探尸。”

“等等!”

说话的是凌风,见尸工将视线移向他,才继续说道:“总得和我们说是哪一具吧?”

“就一具,就去就是了。”说完尸工直接甩头就走,看样子是一秒都不想多留在这里。

尸工并没有走远,只是稍微的远离了这间停尸间,视线还是看向这边,避免凌风跟小雨在这里面出事。

见状小雨只好跟着凌风,走进了停尸间,望着蒙着白布的尸首,想起曾经同窗共读的音容笑貌,凌风心神沉重的来到那张床前。右手探出,缓缓的掀开白布单,一股浓烈刺鼻的福尔马林味道扑面而来。

小雨因为害怕躲在了凌风身后,后者将白布单拉下一些。

一张没有了五官皮肤的腐烂面孔,血淋淋的展现在凌风面前,皮肉绽开,能看到血肉间夹杂的暗红色血块,贴着皮肉,欲掉不掉的垂着。

凌风又往下拉了一点,看到和脸部差不多的身躯后,将手中的白布单盖了回去,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脑中闪过那个扫地老头说过的话。

“…那尸体的身份不对…尸体有两种不同的尸臭…”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身后的小雨看到凌风突然将白布单盖了回去,才从他身后钻了出来说道:“你这么快就看完了吗?”

“我们不是来看他怎么死的,而是来看他到底有没有冤情的。”说着凌风取出了三柱青色香支。

“这是试冤魂香,如果他真有冤情,香会烧成两短一长,表示鬼魂有冤情未了。”说完用符纸催火点燃了香头,对着幕诚的尸体拜了三拜,然后将香放在脚跟的位置。

两人瞪大了眼睛的盯着香看,淡淡的轻烟升起,只是试冤魂香却没有半点的异样,两人足足等了好几分钟,依然没有半点变化。

“没有冤情?!”不胜惊诧的凌风与小雨,面面相觑,同时失声叫道。

如果没有冤情,就说明他们的所有猜测,都是错误的,这怕是最难让人接受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