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鹞子林,遇野兽。 [vip]
作者:悟空君 更新:2019-09-23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楚穆心里一阵毛躁,这么大的野猪纸鸢山绝对没有,那不是一年两年就可以长成这个样子的,这种兽物,本来就是属于凶性异常的,饶是如此就这么出现在这个地方。嘿嘿,有意思书院嘿嘿,有意思书院|不得不说还是一种极为恐怖的事情。

倒是陈醉和陈壑两父女显得极为淡定,楚穆淡淡地瞟了一眼这两父女,很显然这两父女绝对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野兽,意思就是说,这种体型的野猪在这一带算不上罕有。楚穆已经听到了孙般若在吞唾沫的声音,虽说不至于双手发抖,但心里也是极为不平静的,是害怕的。这让楚穆紧闭双唇,目光如电。

就在那一刹那之间,那只野猪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直接奔向四人,赫然夹带着一种极为恐怖的气息,就一如绝世强者行走过后不由自主带起来的气势一般,简直不是一般人就可以驾驭的。

四人目光均是一凛,而瞳孔则是猛然一收缩,显然是处于高度警觉的状态。

“快闪开。”陈壑大叫一声,陈醉楚穆孙般若均是身手极为矫健地四下避开,野猪凌厉的气势瞬间从身边擦身而过,然后它停了下来。

一股恶臭传来,那是一种兽物特有的体味,不仅有些威慑力,甚至楚穆都觉得这简直就是一种武器,可以让人直接眩晕然后有一种最为惨烈的状态来迎接这种庞然大物。

陈壑和陈醉倒是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陈壑猛然说道:“野猪进攻,和人打仗一样。”楚穆一皱眉,轻声问道:“怎么说?”陈壑摇摇头轻声说道:“野猪进攻,也是第一次最为凶猛力量足,第二次就要弱一些了,第三次就更弱了,那个时候杀野猪才是真正的时机,现在这头野猪只是在试探。”

“试探?”孙般若惊呼道,陈醉点点头,满是警惕地看着那头野猪,说道:“是在试探,还没有开始进行第一次进攻。”楚穆双眼眯起,轻声说道:“这怪物第一次进攻是什么阵仗,你看它只是一次试探就有这种气势。”

陈醉无奈地一笑,然后说道:“这种大小哪称得上怪物,这多半都是野猪群里被驱散出来的弱者。”楚穆一惊,差点叫出声来:“这种都还只是被野猪群里驱散出来的弱者???这不合适吧?”陈壑猛然大呼道:“楚穆小心。”

楚穆目光一凛,然即说道:“什么情况?”一边极为警惕地看着面前吭哧吭哧喘着气散发着恶臭的野猪。只见它泛着红光的眼睛正从陈壑的身上移到楚穆的身上,并且脚下一步一步地正在准备尝试冲锋了。

陈壑经验丰富,一看就知道野猪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了楚穆身上,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不知道楚穆的修为或者武力值,但是就他做的那些事情来看,这个少年的武力值肯定不同凡响,开玩笑,屠杀云来山一剑门数百门生,直接悍然登上杀手公会的花红榜的少年,而且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族出来的,这种人,要么少年天才大智近妖,要么武力逆天悍然成魔。

只见那野猪猛然嘶吼一声,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直接向楚穆冲过来,陈壑三人慌忙躲开,陈壑喊道:“楚穆小心。”而陈醉就更是极为冲动地大声叫喊:“楚穆你还傻愣着干什么?第一次进攻来了,快躲!!!!”一点儿都不担心野猪会咆哮着把目标转移到她身上来。

楚穆纹丝不动。

就好像来的根本就是这么一头要将他撕碎的野物一般。

楚穆目光如电,而陈壑却是似乎知道了楚穆想要做什么,这少年疯了么?就算是被野猪群驱逐出来的弱者,也绝对不是一般人力可以抵抗的,这种野猪的力量和凶性简直就不是一般的兽物能够比拟的。

开玩笑么这不是?

孙般若倒是淡定很多,他清楚楚穆的实力,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主子疯魔起来可简直就不是一般杀人狂魔能够比的。

只是孙般若忘了一点,楚穆对人却是凶悍,可是这他妈的根本不是人啊,这是兽物,是这山林的野兽啊。

野猪见那人根本不动,就那么直挺挺地站着,似乎是对自己的进攻夹带着一些鄙视,这让这智商低劣的动物更是肆无忌惮地冲向他。

越来越近,其实也越来越恐怖,恶臭味道也越来越大,楚穆强自忍住心神,屏气凝神,在野猪进到身边的刹那之间便是猛然出手,用一种几乎是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用手猛然抵住了野猪的额头。

接着楚穆就感受到了从野猪额头传来的那种强悍无匹的巨大力量,这野物居然有这种力量?楚穆心里猛然一惊。

这种力量怎么说呢?黑鬼那样的力量型杀手可能有这种力量的四分之三,但是以死相搏的黑鬼的力量肯定是有发挥的。

但是这兽物居然冲击起来有这种力量,这显然已经出乎了楚穆的意料,罡气自然护体,所有劲力已然凝聚到和野猪额头相触摸的手中。

堪堪一停。

野猪继续嘶吼咆哮,而就在这个时候,陈醉猛然张弓搭箭一箭射向野猪,直直穿进了野猪的身子,虽然不多,也让这兽物算的上受了伤。孙般若一惊,这陈醉看上去力道也不是很大,虽然这野猪的距离很近,但是这种野物的皮之厚自己还是有所耳闻的。

野猪感受到自己的疼痛,又有额头传来的受制止的感受,当下也是猛然大怒,几近暴走,楚穆瞳孔一收缩,当即放手,轻跃跳开。

野猪眼睛直接变成了充满鲜血的红色,深红色,看上去极为诡异和嗜杀。陈壑猛然大吼:“该死。”

直接不再等待野猪的第二次进攻,因为猎人其实很聪明,绝对不会跟猎物以力搏力,绝对是用最少的力气来捕获猎物。而这种时刻,就是典型的不理智了。陈壑知道因为陈醉的那一箭让那头野猪直接暴走了,看眼睛就看得出来。

兽物有灵性,有脾气,更是有性格,所以一般猎人捕猎的时候,是绝对力求完美地做到一击必杀,绝对不可能时不时地让野兽受伤,这只会让这兽物更加凶性大发。

陈醉是关心则乱,这些道理她都懂,可是一看到楚穆即将受伤的时候,就还是忍不住直接张弓搭箭刺激野猪。

而这个时候,那头野猪放弃了楚穆,直直地朝陈醉冲了过去,张开獠牙,似乎一瞬间就要将这个小麦肤色的姑娘撕个粉碎,它可管不了你是不是长得有多可爱。

陈壑急了,跟着野猪冲过去,一边看着傻愣愣站在原地的陈醉,大声吼道:“愣着干嘛?跑!”

奈何陈壑根本就不是速度快的人,他的块头比萧城比黑鬼都大,但是武力修为比两人可差的太多了。陈醉如醉方醒,正准备跑的时候,却是那头野猪已然凶悍异常地近在咫尺。

就在这时,楚穆从天而降,直接抱起陈醉,一脚蹬在那野猪身上,这一脚绝对没有半点水分,那头野猪来得极快而且气势汹汹,这般力道对上楚穆脚上传来的猛然大力,竟然也是偏了一点。

就这么一点,楚穆就抱着陈醉跳开了。

陈醉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惊魂中缓过神来,楚穆将陈醉推向孙般若,直直地朝野猪奔过去,而陈壑也到了,他和楚穆一左一右地站在那野猪身边。

野猪看看楚穆又看看陈壑,似乎还是这个瘦弱的少年好惹一点,所以这野猪就又冲向楚穆,楚穆一个鹞子翻身,极为飘逸,若是平时,陈壑还会称赞一下,但这个时候的陈壑,没有什么心情看楚穆,只是恶狠狠地冲向野猪。

他直接抓住了扑空了的野猪的后面两只腿,大吼一声,竟然直接就那么将野猪抡了起来。“好可怕的怪力。”楚穆心里不由地暗叹道,陈壑的膂力简直已然超出了人类的范畴,那他么可是千斤之重的野猪啊。

野猪受惊,不停地挣扎,不停地挣扎,后腿不停地蹬着,希望能够逃脱,奈何陈壑抓住了就没有放手的意思。

直接抡圆一圈,把那头野猪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楚穆看得目瞪口呆,这,还可以这样?楚穆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直接赤手空拳而且不是很强大的武者用蛮力和这种野兽角力,这个时候楚穆看向陈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个男人能够以这样低的武力修为成为赫连山脉东部远近闻名的猎户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这样的怪力,这样丰富的经验,不成功才怪。

不仅是楚穆,就连孙般若都是这么想的,只有陈醉没有丝毫吃惊,因为她知道父亲的实力。野猪被陈壑摔倒在地上,直接“砰”的一声沉闷的响声,就连大地似乎都在震颤。这个时候的野猪再发出的不是那种嘶吼了,而是一种极为惨烈的哀嚎。

它一股溜儿地站起来,还是吭哧吭哧喘着粗气,而陈醉一开始射它的那箭则是让野猪看上去有些伤痕累累。

它想逃!!

它智商是很低,但是也不是丝毫都不知道什么情况下自己可以战斗,现在目前看来,这头野猪很明白,眼前这个像山一样高大的男人,和那个像猴子一样敏捷的少年,都一样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它在后退,就在这个时候,陈醉猛然大声吼道:“它想要逃,快些拦住它。”

孙般若满是疑惑地说道:“它跑了就跑了吧,这有什么?”野猪在小心翼翼地后退,随时准备逃跑,而陈壑却是小心翼翼地前进,目光没有片刻离开野猪,一边移动一边小声说道:“绝对不能放走任何一头受伤的野猪。”楚穆轻声问道:“这是为什么?”

陈醉接过陈壑的话说道:“任何一头受伤的野猪都会去找野猪群,野猪群会驱逐弱小的野猪,但是受伤的野猪,他们是会帮它报仇的。”楚穆眼神一凛,问道:“还有这种说法?”陈醉轻声说道:“野猪的鼻子很灵敏,方圆十多里绝对闻得清清楚楚,它一离开,就会来报复,野猪的报复性是那么多野兽中也算很强的了。”

孙般若点点头,这种野兽一般都是视觉不发达,但是听觉或是嗅觉绝对不是人类比得上的。这是天然的物种优势。

野猪忽然转头就跑,陈壑也几乎在刹那之间就冲上前去,亦步亦趋,只是陈壑的速度实在不怎么样,野猪比他跑得快。

楚穆像一道光一样冲向了野猪,陈醉看得目瞪口呆,这是人的速度么?楚穆绝对算的上是速度型的佼佼者,虽然比不上像上官梼杌上官青冢这种怪物,但是比上官琅邪上官饕餮快是一定的。

只见他眨眼之间就到了那头野猪的面前,抬脚又是一脚,野猪似乎转弯性极其差,就这种时候也不知道转弯或者调整一下方向,就这么直挺挺地向楚穆跑过来。

一脚踢在野猪的腹部。

野猪一声极为凄厉地哀嚎,不仅停了下来,还往后退,似乎有点怕楚穆,楚穆微微一笑不说话,而野猪的背后,则是陈壑已然到来,他手里的弓箭已经甩到了一边,手上则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弯刀,显得狰狞之极。

只见他扑向后退的野猪。

直接就是往野猪的腹部一刀捅了进去,野猪猛然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大声嘶鸣,而陈壑则是丝毫不管,一刀一刀直接把野猪的腹部捅成了筛子。

“砰”野猪终于越来越虚弱,轰然倒地,只是发出了极为轻微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孙般若还忽然觉得这野猪有点可怜,不过一想到它最开始的那种杀心,还是将这无济于事的同情心甩到了脑后面。

终于,野猪倒地后的最后一刀,让这庞然大物直接去见了阎王。陈壑一看这野猪已然死亡,猛然坐在地上,微微有些喘气。

楚穆好奇的上前看着野猪的尸体,近看才觉得这野猪真的是打得不一般,忍不住问道:“这真的还是被野猪族群驱逐的?”

陈壑微微一笑,说道:“这还能有假?这里面的野猪群我见了第一件事情就是跑。不过我说楚穆,你小子看不出来年纪轻轻地修为这么高,速度还有点快啊。”

楚穆嘿嘿一笑,陈醉走过来,孙般若问道:“你们一般怎么处理这尸体啊。”

陈壑摇摇头:“等会儿割点肉带回去就成,野猪皮太糙,没啥用。”

楚穆细细看着这尸体,心里一阵毛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