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格侵蚀 公园偶遇
作者:梦的歌谣 更新:2019-09-23

“我的目的?我只想让我的亲人幸福而已……”老者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地悲哀:“没有什么能比看见不好的未来却无力改变更让人难受的了……”

“那么,第五法就是和命运相关的魔法了?”莫问明知故问。

“……虽不准确,倒也是不算错。”老者并没有正面回答莫问的问题,而是叹息了一声:“我之所以想把第五魔法传授给你,第一是你的确拥有掌握它的资质,最重要的是能打破我所遇见的不好未来……这对你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啊。”

“……那你现在的情况呢?”莫问直言道:“你还能存在多久?”

“……也许明天,我的意识就会消失。”老者苦笑:“年轻人,可否看在……”

“这点没得商量!”【开玩笑,要是被永远困在月世界还了得?之后的钢之大地我心里都没底啊……】莫问斩钉截铁地道:“我有一定不能接受第五法的理由,恕在下无能为力了。”

“……那真是太遗憾了。”老者叹息一声:“既然如此……老夫还有另一个提议。”

……

冬木市,间桐宅庭院。

午饭之后,小黑神聚精会神地看着莫问留给她的修行典籍,而萌香则是在阳光之下昏昏欲睡——自从小吸血鬼的血脉隐患解除之后,她便有了在阳光下午休的习惯。

【困,御,杀,幻……困阵的基础终于看完了,下一个看杀阵还是幻阵呢?】小女孩儿放下手中书卷,深深呼了口气。【总觉得理解能力和分析能力和被召唤之前相比下降了好多……听师父说似乎是失去了世界气运加持的原因。】

【不过就算如此……我黑神目泷也是一等一的天才!】小女孩儿握紧了拳头,正要拿起了另一本书,忽然身形一顿,转头看向了门边。

小憩中的萌香也一同睁开了双眼。

“那个……”推开门的樱怯生生地看着两人,“我想出去走走,可以么?”

“出去?”萌香一皱眉头,然后看向了黑神:“主人允许我们出去了么?”

“……可以的。”黑神点了点头:“师父留下了符箓,十公里之内,我们可以瞬间回到这里。”

“那好。”萌香转头对着樱:“可以出去,但为了保障你的安全,我们必须陪在你身边……别担心,我们会给你足够的私人空间的。”

……

“什么?要我在你的意识消失之后帮你照看这个城市的地脉?”莫问眉头微皱。

“准确地说是保护我的两个孙女……远野家的家主远野慎久野心勃勃,我失去情感之后,青子和橙子根本无力对抗他的。”老者摇头:“最好的结果是两姐妹幸存,但苍崎家百年祖业一朝尽丧;坏的话……”

老者捏紧了拳头:“如果我在年轻二十岁,那个人渣早就是个死人了!”

“失去情感?爷爷你……”愣了许久的苍崎青子总算回过了神。

“强行继承第五法的副作用而已……”老者苦笑:“本来第五法的注定的继承人不应该是我,但我强行抢夺了这份传承,虽然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也付出了了无法挽回的代价。”

“橙子,你是优秀的魔术师,爷爷为你自豪……但第五魔法对不适格的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老者看向自己好强的大孙女:“相性的冲突让我的灵魂逐渐衰弱,情感也会被渐渐磨灭,然后,‘我’会无声无息地死掉,继承我这幅皮囊的,不过是一个冷冰冰的怪物罢了……”

“青子,你的性格不适合成为一名魔术师,但你的天分却恰恰契合第五魔法的传承……很抱歉要剥夺你普通人的生活,魔法使的传承必须要进行下去,但爷爷我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我……我会努力的!”苍崎青子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祖父,那无力到近乎哀求的眼神让少女的心恨恨地揪了一下。

【毕竟,他是我的亲人啊……】少女握紧了拳头,接下了这个责任。

“委屈你了……橙子。”老者笑着拍了拍小孙女的头,然后看向了大孙女:“教导你青子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橙子,苍崎家的魔道最终还是要你来传承。”

【这就是魔法?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苍崎橙子没有回应,她仍在为刚刚接收到的信息所震撼。【魔法不应该是最究极的神秘,最禁忌的知识么?为什么听爷爷的口气却像是一个责任?还有那人所说的……五大魔法!魔法……】

“橙子?”老者稍稍拔高了声音。

“啊?”眼镜少女终于回过了神。

“哎……是这样……”老者把自己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继承魔道?”赤发少女摇了摇头:“教导青子的工作我可以接下……既然第五法不值得追求,那我也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了,我想去时钟塔进修,更全面的学习魔道。”

“未来的惯性么?”老者小声地嘀咕咕了一句,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介绍信在我书柜下的第一个抽屉里,你到时候自己去拿……欧洲不比日本,那里魔术名家云集,虽然橙子你很优秀,但也要小心。”

“交代完了?”莫问开口道:“不过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长时间地留在这里的……而且,你能给我什么?”

“三年时间,你保护她们三年就可以了。”老者开出了条件:“我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我这里有圣杯战争的详细资料,苍崎家的魔术将完全对你开放,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仗着魔法使的力量掠夺了一些魔道秘术,其中就有几招很适合你这时情况——比如说……你的master现在还没有魔力积蓄吧?我的秘法能让她在十天之内拥有不输大魔术师的魔力,而且还没有副作用。”

“还有,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关乎你生命的秘密。”

老者这句话刚出口,莫问便感觉到了周围的命运之线狠狠地震了一下,磅礴的力量袭向了老者,一丝丝鲜血从他的鼻口中涌了出来。

“爷爷!”两名少女惊呼出声。

修士本能地感觉到,老者并没有骗自己。

“好!我答应你。”莫问收剑,点了点头。

……

【熟悉的公园,熟悉的草木……一个月之前,我还在和姐姐在这里一起无忧无虑的玩耍,母亲会准备好饮料和好吃的零食;经常在外出差的雁夜叔叔有时也会给我们带些小礼物……】

樱静静地坐在座椅上,眼神涣散,不知不觉地摸上了缠住了头发的缎带。。

“这里是对她很重要的地方吧……”不远的大树之后,将一切看在眼里的萌香转头看向了黑神目泷。“我到现在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会有父母将自己的女儿送到那种地方……话说泷酱,你的亲人还在吧?为什么会响应主人的召唤?”

“亲情……母亲早死,父亲也因为工作原因很少来看我,但我能感觉到他的心意……”黑神目泷捏着衣角,低声道:“但我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父亲一个人照顾我们三个很累的,而且我的异常和整个世界格格不入……离开是正确的选择。”

“……现在后悔么?”

“有点后悔……不过这已经没有意义了。”小黑神振作了起来:“这是我选择的路,我会坚持走完它的!”

“是啊,后悔这种情绪从来都是最无用的……有人来了!哎?那个小女孩儿情绪好像很激动啊。”

“应该是她的亲人吧。”黑神目泷低声道。

……

樱现在却确实很激动,就在她看到那两条熟悉的身影缓缓来到公园门口的时候,她那小小身体都因为兴奋而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樱!”走在前头的红衣双马尾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妹妹,就像炮弹一样一路飞奔了过来将小女孩儿紧紧抱住了:“我好想你……”

“姐姐……我也想你。”小女孩儿将这段日子的苦难和委屈化为了奔腾的泪水,对着自己的亲人毫无保留地倾泻了出来。

“……”衣着简朴大气的美妇人微笑着看着抱在一起哭成一团的两个女儿。

……

“……我知道了,谢谢你,三年之内,我会照顾好你的孙女儿的。”莫问冲着满头大汗的狼狈老者点了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老者欣慰一笑,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两个孙女:“今后……”

老者闭上了双眼。

“爷爷?”青子心里突然浮现了不详的预感。

“那个男人既然将一切都告诉了你们,那你们就没必要用这个称呼来叫我了。”老者再度睁开了双眼,声音冰冷,平静,没有一丝感情。

“你!”少女握紧了拳头。

“就算你学会了第五法,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是现在的你……”截然不同的老者无视了愤怒的少女,然后看向莫问:“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能顶住反噬之力,给你的未来多带来了一丝生机。”

“你是什么东西?”莫问眯起了眼睛。

“一个肩负责任的木偶而已。”老者起身看了一眼青子,少女顿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信息洪流涌入脑内,这样她有些发晕,后退两步跌回了座椅之上。

“别激动,我只是将第五法传给这个小女孩儿而已。”老者的身体渐渐消散,化为一团模糊不清的光芒:“我有我的使命,那么告辞了。”

光芒一闪而逝,只留下莫问带着萝莉与两名少女大眼瞪小眼。

……

“母亲……我,我想回家,可以么?”发泄一番后,红着眼眶的樱一脸希翼地对着自己的母亲说出了自己心底的愿望。

“你父亲他不会答应的……”远坂葵轻柔的声音击碎了樱的幻想。

“母亲……”远坂凛拉了拉妇人的衣角:“你就劝一劝父亲嘛……”

“你还小,不懂,时辰是为了你们好……”远坂葵叹了口气:“樱你在间桐家也好,至少能和我们常见面……”

但这些话小女孩已经听不到了,此时她的脑海中唯一回荡的就是那句:

时辰是为了你们好……

是这样么?这就是我的父母……

小女孩儿慢慢擦干了眼泪,勉强地对着姐姐和母亲露出了一个悲伤的笑容。

……

“决定了?”回去的路上,小黑神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