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赞扬
作者:三三零零 更新:2019-09-23

卢婧文睁开眼睛的同时,她面前的显示屏就亮了起来,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了

上一次苏醒的时候,卢婧文就已经见过国内五个被国家承认的ai,其中三名是男性形象,形象分别是代表军人、政府身份的陈刚,主要负责国内的常规政务咨询,也是整个国家对外ai的代表;代表传统意义上的科学家,或者说专家学者身份的宋飞,主要负责专业知识领域了;以及代表普通人形象的赵晨,这个ai的分工,卢婧文还不是特别清楚。

还有两名女性形象,一名是典型的教师形象,袁甜,人如其名,虚拟形象比较甜美,说话的声音也很柔——按照卢婧文不客气的猜测,这名ai形象纯粹是国家应普通人的遐想,搞出来的一位“ai明星”,具体工作就是陪人聊天解闷;另一名则是警察苏安韵,相比较而言,无论是受欢迎程度,还是形象气质,都要比前者差一些。

据说这些人物形象都是当初从网上搜集意见,才最终确定的,还专门从几十万名ai中,精确挑选符合这些人物形象性格的程序——而那些不符合的,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也许就像一堆普通数据一样被删除了。

卢婧文眼前的这个形象,就是这个叫苏安韵的警察。

尽管已经明白对方的ai身份,可当卢婧文看到对方的眼神时,依然会下意识忘却这一点——这眼睛实在是太有神了,甚至可以说,能传达出比一个专业的人类演员。更多的信息。

她在观察自己,怀疑自己——如果对方是个人类,卢婧文几乎可以确定这一点。但对方ai的身份让卢婧文有些犹豫——也许这只是一种专业上的策略?

“卢婧文,我相信你应该认识我,”苏安韵说话的时候,甚至带上了一些北方口音。拟人程度几乎就是完美,“你能猜到我找你的原因吗?”

卢婧文摇头,但她心里猜测,应该是跟自己的冬眠社团有关。

“三个月以前,因为一起爆炸案,我们就已经开始调查你,并监控你的苏醒情况,以及你所有的相关账户,”苏安韵说。“现在把你苏醒,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的调查已经有了基本的结果,这个结果跟你有关,但恐怕不是你想听的。”

卢婧文没有说话,她现在还在怀疑对方是在诈自己——虽然自己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苏安韵仔细观察了她一眼,最终确定她其实还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说出结论:“你被抛弃了。”

卢婧文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你说什么?”

“我说,你被你创建的组织抛弃了。你们自称为火炬的冬眠组织,”苏安韵说话的样子很严肃。可眼神里又有着一丝同情,“而你还什么都不知道,是吧。”

曾经在老师面前,体会过一次的感觉,再次降临。卢婧文努力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她的身体还是颤抖起来——她不断的劝说自己。这个ai是在撒谎,可对方逼真的表情,以及冰冷的话语,还有卢婧文自己心中的那一点隐忧,都在提醒她。这很可能是一个事实。

“我调查过你从上次冬眠,一直到现在所有的通讯记录,还有银行账户,”苏安韵说,“你从荷兰启智那里得到一笔不小的钱,洗了几次之后,作为你们组织未来的发展经费,其中很大一笔投资准备建一个冬眠区,这没错吧。”

卢婧文还是沉默,但她知道对方说的都是事实。

“一直以来,你们组织内部原来都是采用类似议会管理方式,什么事情都是大家商量着干——这也符合过去,你们刚刚创立的时候,大家都是同学的关系身份。但是等大多数人都开始冬眠之后,这种方式发生了变化,让所有人定时苏醒,一起行动,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太现实。

通常来说,比较合理的替代方式,就是在你们组织内,建立起管理层次,但我们的调查显示你们并没有那样做。70多年前,你们那些被警方调查过的成员我们一直在保持监控,发现其中大部分人,在这70年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冬眠的,但这段时间内,你们组织的扩张却一直在进行,如果有人在网络上跟你们联系,你们的反馈总是很及时。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一定是把组织的管理权,交给ai了把?”

卢婧文抬起头来,看了对方一眼。

“你手机就在枕头底下,跟他,或者他们,联系一下吧……我知道他们肯定不在国内,你肯定会把他们藏的好好的。”即使是在苏安韵看来,作为人类的卢婧文,一个自以为是的理想主义者,也实在是太可怜了一点。

连续被两批ai背叛,第一个ai,也就是可乐,陪她一起长大,从刚刚成人懵懂,到初步成熟;第二批ai是在国内反ai的高峰期内,被她救下,收留的那些,几乎是她理想的载体,事业的基础……

卢婧文拿出手机,却不敢打开,她心里几乎已经确认,苏安韵说的可能都是事实,她只是不想接受……如果可以,她几乎现在就想躺进冬眠柜。

“你刚才说到,爆炸案,能跟我说说吗?”

“位于俄罗斯西伯利亚,国际强子对撞研究中心,有一位科学家,也是该计算中心主设计下面的研究员,曾经在你们大学就学,但没有正式加入你们组织……或者说,那个时候还没有加入。但后来被你们组织的ai发展了。他曾经自己设计改进过反应物搜集系统……算了,这都是技术细节。总之,他用非法的手段,在最近几年时间内,获取了少量的反物质,并策划了一次爆炸,炸死了一艘游轮上的几十个人,他们都很有钱。

顺便说一句,那几十个人都住在一个冬眠区,伍哲,你们的关系应该不错,如果这次爆炸早进行一年半的时间,他也应该没命了。”

卢婧文几乎是下意识就坐起身来:“他没事吧?”

“他已经转移了冬眠地点,应该没事,”苏安韵说,“这次爆炸案,你应该毫不知情吧,当然我更不相信是你策划的……你做事不是这个风格。”

卢婧文摇了摇头,她甚至难以想象:“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也是我想问他们的,但我没有联系他们的渠道,”苏安韵说,“我是ai,他们也是,他们要是不想让我找到,这并不算困难,所以我们才需要来找你。”

“我现在是被拘留了吗?”

“没有,只是协助调查。”

“那我能不能自己考虑几天?”

“那当然,也许你还在怀疑这是我对你演的一场戏呢,对吧,”苏安韵甚至不掩饰自己嘴角的笑,“48个小时,我可以给你,48个小时之后,我希望你可以主动联系我,好了,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哦对了,床头柜有一副墨镜,你最好戴上它。”

卢婧文拿着手机,就像是捧着一团烧着的炭火,心神不宁的朝冬眠区外走。从苏醒的房间出来的这一条走廊上,每隔几米远,都有一块正在播放画面的显示屏,上面的内容都是近年来社会上发生的重大事件,方便冬眠者在最短时间内,形成对现实的基础印象。

许多冬眠区都有类似的设计,这种走廊也被称之为时间走廊。卢婧文在读书的时候,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学校的走廊里也都有类似的东西——只是那些都是名人的画像,和他们的事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者的意义都是差不多的,都是为了让现在的人,了解过去曾经发生了什么……

苏醒权拍卖会上,有一位富豪一次性买下1000个女人一年的冬眠权,想让她们在这段时间里,都替自己生一个孩子;

启智公司正式发布第二地球,这个游戏当初是为ai设计的,却意外让人着迷,发布累计至今7年时间,有超过20万玩家每天在线时间超过14个小时;

国内一名执行员因为ai赵晨的失误,触电死亡,网上大多数人都投票相信是人犯错而不是ai,调查报告出来,确定是ai的错误后,大家都选择了原谅,执行员获巨额国家赔偿,许多人纷纷表示“赵晨,下次电死我吧!”;

……

济州岛24名富豪在一次有预谋的爆炸案中死亡,引发韩国大面积“不眠者”骚动,韩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苏醒军队,与此同时,网上却是一片叫好,许多人都去纹身店,给自己纹“火炬”标志。

爆炸案是最后一块显示屏,也是距离最近的新闻,在这个播放的视频中,卢婧文看到了自己的照片——网上的舆论大部分都相信这是自己干的,卢婧文已经成了整个时代恐怖分子的代名词——但跟过去不一样的是,这个时代的恐怖分子收获的不是唾弃,还是赞扬,不分国界的赞扬。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